展覽與活動

更多
上一頁
下一頁

線上資源

更多

精選詩文

更多
啊,廣東(首輯兩首)

魚家
-經勿街魚肆
認鄉親未果
我的訊問凍結了--
在她鑌鐵
吹芒的陰冷之下
那婦人: 她說
在網罟之後,你何需
何需分辨
那鈴與鱘
鱘的
沉潛
鈴的
浮游
水族的行與守
在網罟之後
然則索問的是她--
要她,要我即時回答
一些生與死
首尾連異的
課題,遺骸的
淨身:
她說
啊你,在網罟之後
你何需知曉
水族口歸的航道

附註
註一:粵中多鈴鱘。鱘,亦作覃,產於近深水處,以春時出浮陽,是日即眩,漁者輒捕
取之。雪鈴屬水,性浮游;春末日落時,散魚花於藻荇之間。
註二:勿街(Mott)為紐約下城唐人街主幹之一。其間商賈役僕多屬粵人,隸籍開平。
思平、台山、新會四縣,俗稱「四邑」。

南婦吟
我隴西貴胄的夫婿
嗤笑著……我的語言
這人與寅
逃與徒
走與酒
的諷喻;無由的高亢
像集飛--
啣一木葉以自蓛的
越雉,展翅前的激揚
在我底
微顫的語音之中
之外
音外與身外:參差錯落的宮商
他從也不喜
我黑色的嫁衣,苦楝木的
散屐。這香雲紗的緇布
是如此不適宜
晨昏的窸窣;而黃昏
豈祇是
出土的人燼
入土的情殉
它應是洙紅的,我隴西貴胄的夫婿
印證;用晚霞
一窯窯的彩陶,涂紅夾砂的
仰韶文化
『還有那盜行啊--
在南交
有蜂屯蟻聚的涇渠
那不可遏的梟鬥,是源自
怎樣的獷悍與孱弱
怎樣的
孱弱與貧瘠』
孱弱與貧瘠--
我祇知道,有一畦土地
它的暗流,是源自血脈的
淤積:
於是我就解說
幾乎是囁嚅地
印證;用我的顏面
一整個支離縱橫的
流域。

附註 
註一:根據廣東方言,人與寅,逃與徒,走與酒屬同音。
註二:南交為粵地古稱,起於堯。

作者:林冷
文章出處:現代詩復刊3期


三十三間堂

話說
第一間
堆滿了語言的白雲
第二間
蠹魚懶散地在啃發霉的史記
第三間
隱隱約約,撞見杜工部的嘆息聲
第四間
老祖父在打噴嚏
第五間
第六間
第七間
它們面面相覷橫七豎八的
依偎在一起,你猜
怎麼著,實則它們什麼也沒做
第八間
有花香緩緩走過
第九間
一蓬頭垢面的浪人在發無名的脾氣
第十間
米芾、黃庭堅、張瑞圖,相互悠悠地筆舞
第十一間
我的童年荒蕪了
我的書齋不見了
我的田園失蹤了
第十二間
第十三間
第十四間
第十五間
第十六間
你問它,幹啥
它們統統統統「莫宰羊」
第十七間
眾海濤一湧而上
第十八間
撫孤零零的巨松而盤桓
第十九間
陶老頭,一個人不言不語,喝悶酒
第二十間
一排彈珠箭簇一般地飛過來飛過來
第二十一間、第二十二間、第二十三間、
第二十四間、第二十五間、第二十六間、
第二十七間、第二十八間、第二十九間、
第三十間、第三十一間
第三十二間
(黃河、長江、青海、八達嶺、塔克拉馬
干、大雁塔、岳陽樓、滄浪亭、杜甫草
堂、樂山大佛……它們全然東倒西歪地
黏在一塊,說長道短,但是都不敢問
今年是何年,今夕是何夕?)
民國,二十年代,五十年代,八十年代
還有一些糾纏不清的聊齋
它們,俱黯然神傷
永遠,不會再回頭了
話說
第三十三間
直挺挺地站在那裡,一動也不動
像一尊怒目蹙眉的巨獅
對著煙塵滾滾川流不息的
現代
突然放聲大哭
附記:拙詩《三十三間堂》,係作者某一時刻所感受到的十分獨立奇特的風景,它與座落在日本京都國立博物館斜對面的「三十三間堂」,毫無關涉也。

作者:張默


一念之間

若是在睡去之前醒來,我相信
黑掉的天空就會轉白,蒼白的臉色
可能也會轉紅。月亮如面霜
化粧了那些不為人知的敗壞的身體
把泥土推下去吧!讓草根穿透木板
穿透一個冬天,穿透腦袋裡殘留的
夢的剩菜剩湯。我們即將
走下土坡,越過濠溝,回到他們
倒下的地方。用豬形的陶土撲滿
儲蓄那些還沒滲入地底的血汗
豬,我們相信,明年會生產
‧豹變
吸夢的月光吸乾了錶中的時光
叫時針與分針蜷曲,如蝴蝶的觸鬚
在淫淫的花香中惶惶震顫
叫時針與分針枯萎,如絲瓜的藤蔓
啣住鳥聲凝成的露珠
那隻花豹的病況,可見一斑:
我曾通過洞簫去試探。無意間看見
昨天溺死在車聲下的螞蟻今天復活
抬著自己的屍體
以小踮步,優雅地走在回家的路上
‧感受
感受:多麼宏大的命令。叫我走出
劇院,進入人生。我在感受
我去感受了,雨像亡佚的歌詞拼命地沉落
讓肌膚成為一件冰冷的布匹,叫時間的
裁縫一針針去穿透、拉緊、縫密││
我被織成了,而且感覺的衣飾也已剪裁完妥
可以被另一些人感受,如一些新編的歌謠
把眾人的舌頭捏成一些舞姿,如同火
果敢的火把木頭的力量釋放出來
我也可以感受到靈魂滾開以後
推動頭蓋骨,那種鏘鏗的聲音:
我去感受,我在感受,而且感受了

作者:唐捐
文章出處:創世紀-110期-管管專號-1997.春季號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