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覽與活動

更多
上一頁
下一頁

線上資源

更多

精選詩文

更多
紅杏出牆

之二
材料
新出土恐龍蛋一粒,雞睪丸八兩,鵪鶉蛋六兩,排骨一斤,芋頭半斤,大白菜半顆,紅棗四兩,花生四兩,肉桂四錢,栗子四兩,鯊魚皮四兩,海參三隻,魚翅一碗,脫膜蒜頭四兩,高湯二碗,橄欖油三碗,麵粉半碗。
做法
1.將結實的芋頭洗淨,切塊;
將腥臊的魚翅發好,備用;
將腥羶的鯊魚皮和海參洗淨,切段;
將壯碩的睪丸洗淨,拭乾;
將白晰的大白菜洗淨,切段;
將飽脹的栗子沖洗,泡軟;
將多汁的排骨沖洗,瀝乾。
2.燥熱難安的橄欖油在鍋裡等待,
等待芋頭,和沾了麵粉的排骨相繼
進入,直到表皮都
染上黃色。
一只甕,
一只甕張口
迎接芋頭和排骨,
迎接蒜頭炒過的大白菜,
迎接恐龍蛋、鵪鶉蛋和睪丸,
迎接紅棗、花生、肉桂和栗子,
迎接魚翅和海參,迎接鯊魚皮。
高湯兌水淹沒材料,摻鹽調味。
飽滿欲洩的甕口套上保鮮膜,在蒸鍋內蒸二小時。
注意
中國河南農民請勿食用恐龍蛋。
說明
古有明訓︰吃肝補肝,吃腦補腦,吃蛋補蛋。恐龍和牠的蛋,以碩大之形象迷惑人心數千年。碩大即是美,是智慧的暗示,威力的隱喻。新出土恐龍蛋對繁殖頗具神效,不準備生育的女人萬勿嘗試。
隔水蒸各種烹調過的殘羹冷炙,將貧窮的本質燴出富裕的滋味──
我渴望你進來,
在堅固如文化的深鍋裡,
在那口戒嚴如家居的甕內,
各種被冷落的氣味︰
本土的雞睪丸,
南方的芋頭,
北方的大白菜,
來自海洋的魚翅和海參,
以及紅棗、花生、肉桂、栗子,
和縮在角落的鵪鶉蛋,
統統擠在一起交換體溫,
像南腔北調,擁抱
在滾燙的溫泉池,
不同的膚色燙出相同的
人情。我們的身體和汁液
彼此纏綿,繾綣,最後融合為
互相依靠的氣味。

作者:焦桐
文章出處:
台灣詩學-27期_禪與詩的對話專題-上_1999.6月號


三十三間堂

話說
第一間
堆滿了語言的白雲
第二間
蠹魚懶散地在啃發霉的史記
第三間
隱隱約約,撞見杜工部的嘆息聲
第四間
老祖父在打噴嚏
第五間
第六間
第七間
它們面面相覷橫七豎八的
依偎在一起,你猜
怎麼著,實則它們什麼也沒做
第八間
有花香緩緩走過
第九間
一蓬頭垢面的浪人在發無名的脾氣
第十間
米芾、黃庭堅、張瑞圖,相互悠悠地筆舞
第十一間
我的童年荒蕪了
我的書齋不見了
我的田園失蹤了
第十二間
第十三間
第十四間
第十五間
第十六間
你問它,幹啥
它們統統統統「莫宰羊」
第十七間
眾海濤一湧而上
第十八間
撫孤零零的巨松而盤桓
第十九間
陶老頭,一個人不言不語,喝悶酒
第二十間
一排彈珠箭簇一般地飛過來飛過來
第二十一間、第二十二間、第二十三間、
第二十四間、第二十五間、第二十六間、
第二十七間、第二十八間、第二十九間、
第三十間、第三十一間
第三十二間
(黃河、長江、青海、八達嶺、塔克拉馬
干、大雁塔、岳陽樓、滄浪亭、杜甫草
堂、樂山大佛……它們全然東倒西歪地
黏在一塊,說長道短,但是都不敢問
今年是何年,今夕是何夕?)
民國,二十年代,五十年代,八十年代
還有一些糾纏不清的聊齋
它們,俱黯然神傷
永遠,不會再回頭了
話說
第三十三間
直挺挺地站在那裡,一動也不動
像一尊怒目蹙眉的巨獅
對著煙塵滾滾川流不息的
現代
突然放聲大哭
附記:拙詩《三十三間堂》,係作者某一時刻所感受到的十分獨立奇特的風景,它與座落在日本京都國立博物館斜對面的「三十三間堂」,毫無關涉也。

作者:張默


啊,廣東(首輯兩首)

魚家
-經勿街魚肆
認鄉親未果
我的訊問凍結了--
在她鑌鐵
吹芒的陰冷之下
那婦人: 她說
在網罟之後,你何需
何需分辨
那鈴與鱘
鱘的
沉潛
鈴的
浮游
水族的行與守
在網罟之後
然則索問的是她--
要她,要我即時回答
一些生與死
首尾連異的
課題,遺骸的
淨身:
她說
啊你,在網罟之後
你何需知曉
水族口歸的航道

附註
註一:粵中多鈴鱘。鱘,亦作覃,產於近深水處,以春時出浮陽,是日即眩,漁者輒捕
取之。雪鈴屬水,性浮游;春末日落時,散魚花於藻荇之間。
註二:勿街(Mott)為紐約下城唐人街主幹之一。其間商賈役僕多屬粵人,隸籍開平。
思平、台山、新會四縣,俗稱「四邑」。

南婦吟
我隴西貴胄的夫婿
嗤笑著……我的語言
這人與寅
逃與徒
走與酒
的諷喻;無由的高亢
像集飛--
啣一木葉以自蓛的
越雉,展翅前的激揚
在我底
微顫的語音之中
之外
音外與身外:參差錯落的宮商
他從也不喜
我黑色的嫁衣,苦楝木的
散屐。這香雲紗的緇布
是如此不適宜
晨昏的窸窣;而黃昏
豈祇是
出土的人燼
入土的情殉
它應是洙紅的,我隴西貴胄的夫婿
印證;用晚霞
一窯窯的彩陶,涂紅夾砂的
仰韶文化
『還有那盜行啊--
在南交
有蜂屯蟻聚的涇渠
那不可遏的梟鬥,是源自
怎樣的獷悍與孱弱
怎樣的
孱弱與貧瘠』
孱弱與貧瘠--
我祇知道,有一畦土地
它的暗流,是源自血脈的
淤積:
於是我就解說
幾乎是囁嚅地
印證;用我的顏面
一整個支離縱橫的
流域。

附註 
註一:根據廣東方言,人與寅,逃與徒,走與酒屬同音。
註二:南交為粵地古稱,起於堯。

作者:林冷
文章出處:現代詩復刊3期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