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覽與活動

更多
上一頁
下一頁

線上資源

更多

精選詩文

更多
復古

這一堂課由徐志摩先生講演
這一年課室內的各位我們都戴上復古小圓眼鏡梳了短西
裝頭髮油貼著腦門打了啾啾小領結這一年我們開始大談浪漫
談女人的小腳與背德這一年飛機失事死了一位詩人的消息登
在影視體育一個女星上吊一位縣長全家被殺一位女權運動者
在的士慘死復古呵那些年的某幾個午后我常在學校後花園練
起一些空飄傳單上頭寫著徐志摩死了徐志摩死了意映卿卿如
晤我不帶走一片雲彩開始思索墜機與詩人某些構圖上底細微
齟齬那些年我常在父母連袂出門後一人瑟縮在陰冷的房間角
落啜泣啊墜機像一隻白鳥悠然跌落多淒美呵噢這就是詩人的
必修實則我父母分別一人搭乘公共汽車六十路一人只是去巷
口雜貨買豆腐乳
他常常跑到我們的合唱團前面,獨自一人動情地歌唱。
這使我們面面相覷,噤聲不語。我們是那麼習慣於複音、理
性、吝嗇地試探聲音和諧之可能,以及口袋裡各自藏著於下
午要抽考的單字和公式。但他常常那麼粗聲大氣說話。我總
以為那僅是因為時差一些,我們如今用來豎中指討價還價說
謊,高潮底單音節電話打屁的語言欸,他是那麼虔敬底探索,
他是那麼文藝腔一些,柳絮兒白雲夜蝶嬰孩的臉,因為時差
我總是遲遲走進。
某些雨滴斷句像萌蘚底生長朝某些毫打窗櫺底聲響某些
對民國底街車閃過巷弄的臆想這樣意淫著任性著在字句衣衫
胭脂呵女子的絲襪上海背京任意架高底臆想不光是唯美乃是
還沒溢出課本外底一種詩人猶未被鎖在自費詩集或報屁股小
欄塊時期底無限延展底臆想唄
我在兒童樂園的旋轉門入口聽見有人罵我操你媽的個咧
我猜這便是白話文唄我的新娘穿白紗騎在迴旋木馬我的丈母
娘坐在咖咱杯裡吃熱狗我的情婦們坐在海盜船直立九十度旋
轉飛輪裡像果汁機榨肉餅那樣尖叫我感覺到在我和他的世界
之間有一種覆滅的因為是逆向奔跑故談不上追趕或棄離底有
些了了始終寫不好情書而興起底差慚

作者:駱以軍
文章出處:現代詩復刊29期


啊,廣東(首輯兩首)

魚家
-經勿街魚肆
認鄉親未果
我的訊問凍結了--
在她鑌鐵
吹芒的陰冷之下
那婦人: 她說
在網罟之後,你何需
何需分辨
那鈴與鱘
鱘的
沉潛
鈴的
浮游
水族的行與守
在網罟之後
然則索問的是她--
要她,要我即時回答
一些生與死
首尾連異的
課題,遺骸的
淨身:
她說
啊你,在網罟之後
你何需知曉
水族口歸的航道

附註
註一:粵中多鈴鱘。鱘,亦作覃,產於近深水處,以春時出浮陽,是日即眩,漁者輒捕
取之。雪鈴屬水,性浮游;春末日落時,散魚花於藻荇之間。
註二:勿街(Mott)為紐約下城唐人街主幹之一。其間商賈役僕多屬粵人,隸籍開平。
思平、台山、新會四縣,俗稱「四邑」。

南婦吟
我隴西貴胄的夫婿
嗤笑著……我的語言
這人與寅
逃與徒
走與酒
的諷喻;無由的高亢
像集飛--
啣一木葉以自蓛的
越雉,展翅前的激揚
在我底
微顫的語音之中
之外
音外與身外:參差錯落的宮商
他從也不喜
我黑色的嫁衣,苦楝木的
散屐。這香雲紗的緇布
是如此不適宜
晨昏的窸窣;而黃昏
豈祇是
出土的人燼
入土的情殉
它應是洙紅的,我隴西貴胄的夫婿
印證;用晚霞
一窯窯的彩陶,涂紅夾砂的
仰韶文化
『還有那盜行啊--
在南交
有蜂屯蟻聚的涇渠
那不可遏的梟鬥,是源自
怎樣的獷悍與孱弱
怎樣的
孱弱與貧瘠』
孱弱與貧瘠--
我祇知道,有一畦土地
它的暗流,是源自血脈的
淤積:
於是我就解說
幾乎是囁嚅地
印證;用我的顏面
一整個支離縱橫的
流域。

附註 
註一:根據廣東方言,人與寅,逃與徒,走與酒屬同音。
註二:南交為粵地古稱,起於堯。

作者:林冷
文章出處:現代詩復刊3期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