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覽與活動

更多
上一頁
下一頁

線上資源

更多

精選詩文

更多
豬籠草


在葉尖上舞蹈時
我像露珠一樣年青晶瑩
朝向未來跳躍
呼吸了一口太空的真氣
我的每一片葉子
太劇烈的扭曲了身體
舞化成最美麗的酒杯
隱藏著世界上最危險的陷阱


熱帶叢林潮濕苦悶
暴風雨天天來洗劫
躲藏在貧瘠的山坡上
我的根在沙土中找不到礦物質
我的葉子捕捉不到破碎的陽光
流浪到沼澤池塘邊緣
只有鱷魚,沒有泥土
因此我向彩虹學習
永遠把陷阱懸掛在天空


當葡萄牙與荷蘭軍隊為爭奪馬來半島
而開炮轟炸熱帶雨林
我從噩夢中驚醒
推翻嫩葉為禽獸的食物之真理
丟進湍急的河流裡
人類用雙手搶奪金錢與土地
我的葉子開始演變成永遠的劊子手
誘殺生動活潑的昆蟲小動物
為自己的生命製造營養


因為誘惑
是一朵美麗的花
我遂把彩虹塗在嘴唇上
將芳香甜蜜的糖汁含在口裡
更將笑塑成一朵花
昆蟲在森林的陰影下
常常錯誤的
把陷阱看成五彩繽紛的野花
紛紛向我飛來


坐在沙地上的
是酋長大肚子酒杯
掛在樹枝上的
是一盞一盞未點燃的神燈
懸掛天空,朝向遠方山嶺的
是獵人的號角
樹根上血跡斑斑的
是英國殖民者丟棄的萊佛士酒杯


一隻蒼蠅的掙扎
把美酒刺激成一池毒液
青蛙、蝎子、老鼠的驚慌亂竄
把酒杯撞擊成一個深淵
只有螞蟻見證
溺死在酒杯的傳說


只有勤勞戒酒的螞蟻
快活的生活在我的陷阱裡
牠吐出氮氣
又替我收拾乾淨
我消化不了的殘骸


英國殖民者的大囉哩車
運走錫礦與橡膠以後
掀起滿天的塵埃
我的根在泥土下找不到礦物質
我的葉子捕捉不到陽光
貧困使我的葉子典當給杯子或豬籠
飢餓強迫我的酒杯變成陷阱
死亡驅使我捕殺昆蟲與小動物
不知不覺
我成為熱帶植物中
唯一的肉食罪犯
後記:豬籠草又稱酒杯草(pitcher plant)
,它像我那樣,原是生長在馬來西亞貧瘠的土
地上,熱帶的暴雨常年沖洗的沙地,礦物肥料
流失,因此這種植物變成捕殺小動物來製造營
養。惡劣的環境往往又是英國殖民者與華人資
本家開礦後所留下的沙石地造成,我的第一個
家就建在這樣的土地上,只有豬籠草這樣的植
物才能生長,只有像我這樣苦命卻堅強的人,
才能成長在熱帶貧瘠的土地上。

一九九六年十一月十三日荷愛華

作者:王潤華

文章出處:創世紀-111期-四川詩專號-1997.夏季號


福爾摩莎.一六六一

我一直以為我們是住在牛皮之上
雖然上帝已經讓我把我的血,尿
大便,和這塊土地混在一起
用十五匹布換牛皮大之地?
土人們豈知道牛皮可以被剪成
一條一條,像無所不在的上帝的
靈,把整個大員島,把整個
福爾摩莎圍起來。我喜歡鹿肉的
滋味,我喜歡蔗糖,香蕉,我喜歡
東印度公司運回荷蘭的生絲
上帝的靈像生絲,光滑,聖潔
照耀那些每日到少年學校學習拼字
書法,祈禱與教義問答的目加溜灣
與大目降少年。主啊,我聽到他們
說的荷蘭語有鹿肉的味道(一如我
在講道中不時吐出的西底雅語)
主啊,在他里霧,我使已婚女子及
少女十五人能為主禱告並會使徒信條
十誡及餐前餐後之祈禱,在麻豆使
已婚年輕男子及未婚男子七十二人能
為各種祈禱,並會聖教要理,且閱讀
亦藉宗教問答之懇切教授與說教,開始
增廣其知識---  啊,知識像一張牛皮
可以摺疊起來放在旅行袋,從鹿特丹
旅行到巴達維亞,從巴達維亞旅行到
這亞熱帶的小島翻開成為吾王陛下的田
上帝的國,一條一條剪成二十五戈
東西南北繞出一甲繞出三張犁五張犁
在熱蘭遮街,公秤所,稅務所與戲院
之間,我看到它飄揚如一面旗,遙遙
與普羅岷西亞城相微笑。啊知識
帶給人喜悅,一如好的飲食,繁富的
香料(我但願他們知道怎麼煮荷蘭豆)
柑大於橘,肉酸皮苦,但他們不知道
夏月飲水,取此和鹽,搗作酸漿入之
其滋味有甚於閨房之樂者。在諸羅山
我使已婚年輕女子三十人能為各種祈禱
並會簡化要項,在新港,使已婚男女
一百零二人能閱讀亦能書寫(啊,我
感覺那些用羅馬拼音寫成的土著語聖經
有一種用歐羅巴薑料理鹿肉的美味)
華浦蘭語傳道書,西底雅語馬太福音
文明與原始的婚媾,讓上帝的靈入
福爾摩莎的肉---  或者,讓福爾摩莎的
鹿肉入我的胃入我的脾,成為我的血尿
大便,成為我的靈。我一直以為我們是
住在牛皮之上,雖然那些拿著鉞斧大刀
乘著戎克船舢板船前來的中國軍隊
企圖要用另一張更大的牛皮覆蓋在
我們之上。上帝已經讓我把我的血
尿,大便,像字母般,和土人們的
混在一起,印在這塊土地
我但願他們知道這張包著新的拼音
文字的牛皮可以剪成一條一條,翻成
一頁一頁,負載聲音顏色形象氣味
和上帝的靈一樣寬闊的辭典
一九九五.四
註:目加溜灣,大目降,他里霧等皆平埔族社名。西底雅語,華浦蘭語皆平埔族語(西底雅即西拉雅)。熱蘭遮街為荷據時期(1624-1662)荷蘭人在大員島(今台南安平)所建之市街。普羅岷西亞城(在今之台南赤崁樓)亦為荷蘭人所建。據說當初荷蘭人以十五匹布向原住民求借牛皮大之地,許之,乃「剪皮為縷,周圍里許」(連橫:《台灣通史》)。戈為荷人計量單位,等於一丈二尺五寸,四邊各二十五戈為一甲,五甲為一張犁。關於荷蘭教士在台傳教之描述,參閱 (附錄於《巴達維亞城日記》第三冊,村上直次郎日譯,程大學中譯,台北,一九九一)

作者:陳黎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