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覽與活動

更多
上一頁
下一頁

線上資源

更多

精選詩文

更多
啊,廣東(首輯兩首)

魚家
-經勿街魚肆
認鄉親未果
我的訊問凍結了--
在她鑌鐵
吹芒的陰冷之下
那婦人: 她說
在網罟之後,你何需
何需分辨
那鈴與鱘
鱘的
沉潛
鈴的
浮游
水族的行與守
在網罟之後
然則索問的是她--
要她,要我即時回答
一些生與死
首尾連異的
課題,遺骸的
淨身:
她說
啊你,在網罟之後
你何需知曉
水族口歸的航道

附註
註一:粵中多鈴鱘。鱘,亦作覃,產於近深水處,以春時出浮陽,是日即眩,漁者輒捕
取之。雪鈴屬水,性浮游;春末日落時,散魚花於藻荇之間。
註二:勿街(Mott)為紐約下城唐人街主幹之一。其間商賈役僕多屬粵人,隸籍開平。
思平、台山、新會四縣,俗稱「四邑」。

南婦吟
我隴西貴胄的夫婿
嗤笑著……我的語言
這人與寅
逃與徒
走與酒
的諷喻;無由的高亢
像集飛--
啣一木葉以自蓛的
越雉,展翅前的激揚
在我底
微顫的語音之中
之外
音外與身外:參差錯落的宮商
他從也不喜
我黑色的嫁衣,苦楝木的
散屐。這香雲紗的緇布
是如此不適宜
晨昏的窸窣;而黃昏
豈祇是
出土的人燼
入土的情殉
它應是洙紅的,我隴西貴胄的夫婿
印證;用晚霞
一窯窯的彩陶,涂紅夾砂的
仰韶文化
『還有那盜行啊--
在南交
有蜂屯蟻聚的涇渠
那不可遏的梟鬥,是源自
怎樣的獷悍與孱弱
怎樣的
孱弱與貧瘠』
孱弱與貧瘠--
我祇知道,有一畦土地
它的暗流,是源自血脈的
淤積:
於是我就解說
幾乎是囁嚅地
印證;用我的顏面
一整個支離縱橫的
流域。

附註 
註一:根據廣東方言,人與寅,逃與徒,走與酒屬同音。
註二:南交為粵地古稱,起於堯。

作者:林冷
文章出處:現代詩復刊3期


我撿到一顆頭顱

我撿到一隻手指。肯定的
遠方曾有一次肉體不堪禁錮的脹裂
胸壓陡昇至與太陽內部
氫爆相抗衡的程度。我說
一隻手指能在大地劃寫下些什麼?
我遂吸吮他,感覺那
存在唇與指間恆久的快意。
之後我撿到一只乳房。
失去彈性的圓錐
是一具小小型的金字塔,那樣寂寞地矗立
在每一個繁星喧嚷
乾燥多風的藍夜,便獨自汩汩流著
一整個虛無流域的乳汁──
我雙手擠壓搓揉逗弄撫觸終於
踩扁她──
在大地如此豐腴厚實的胸膛,我必須要留下
我凌虐過的一點證據。
之後我撿到一副陽具。那般突兀
龐然堅挺於地平線
荒荒的中央──
在人類所曾努力豎立過的一切柱狀物
皆已頹倒之後──呵,那不正強烈暗示著
遠處業已張開的鼠蹊正迎向我
將整個世紀的戰慄與激動
用力夾緊:
一如我仰望洗濯鯨軀的噴泉
我深深覺察那盤結地球小腹的
慾的蠱惑
之後我撿到一顆頭顱。我與他
久久相覷
終究只是瞳裡空洞的不安,我納罕:
這是我遇見過最精緻的感傷了
看哪,那樣把悲哀驕傲噘起的唇那樣陳列著敏銳
與漠然的由玻璃鐫雕出來的眼睛那樣因為痛楚而
微微牽動的細緻肌肉那樣因為過度思索和疑慮而
鬆弛的眼袋與額頭那樣瘦削留不住任何微笑的頰
──我吻他
感到他軟薄的頭蓋骨
地殼變動般起了震盪,我說:
「遠方業已消失了嘛?否則
怎能將你亟欲飛昇的頭顱強自深深眷戀的軀幹
連根拔起?」
之後我到達遠方。
一路我丟棄自己殘留的部份
直到毫無阻滯──直到我逼近
復逼近生命氫的核心
那終究不可穿越的最初的蠻強與頑癡:
我已經是一分子一分子如此徹底的分解過了
因而質變為光為能
欣然由一點投射向無限,稀釋
等於消失。
最後我撿到一顆漲血的心臟
脫離了軀殼仍舊猛烈地彈跳
邦淵著整個混沌運行的大氣,地球的吐納
我將他擱進空敞的胸臆
終而仰頸
「至此,生命應該完整了……」當我回顧
圓潤的歡喜也是完滿。
傷損的遺憾也是完滿

作者:陳克華
文章出處:曼陀羅詩刊08期作品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