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覽與活動

更多
上一頁
下一頁

線上資源

更多

精選詩文

更多
海圖

0:「從魚開始嗎?」
時間是十月,風從鹽分中醒來
南洋軟化到任人抒情的境界
我來到海龜的原鄉畫一幅海圖
一半鄉愁一半藝術,
想畫一幅會唱歌的海圖
先縮小海的內容 岸的結構?
再放大鷗的蹤跡 人的起居?
五乘八尺的畫紙攤成好大好大的一幅
左思右想,還是從魚開始吧……
1:「沒有魚便沒有海洋,」
你的畫在甲板風開來
我膚淺的誤讀宛如紙鷂斷線而去
空洞的水分戴上盞盞印象的漁火
經營著浪漫的欺詐
我曾經跟上當的水族一同上當,
你說沒有誰會白白地去戀愛海洋
大伙兒只關心網的重量
魚的斤兩等於一家四口的溫飽
魚存在了海洋也存在了岸
我是那斷線的紙鷂風聞著你的說法;
浪因為諧音而有了狼的個性
狼牙偽裝成詩篇裡常開的浪花
船的筋骨不時發出木質的呻吟
間接咬碎我心房危危的四壁
所有學問地位在此歸零
躲進船艙,我無助如俎上的魚
你常經歷的凶險敲開了地獄大門
語言和想像具體成蛟龍在翻騰
我的驚怖在波動的油彩中沉溺
文學膚淺的筆觸隨那月光粉碎……
月光碎在浪裡像忍者的暗器
不斷襲擊我過敏的神經
這時候 風降至三級 浪高半米
但我急著上岸 脫離你的回憶上岸
就等魚肚翻白那東方;
2:「岸的面積占四分之三,」
你母親這麼建議我的海圖
討海的丈夫如同離殼覓食的螺
無論多魁梧都是脆弱的,她說
悲慟的海葬怎也葬不掉悲慟本身
而你卻把世襲的宿命逐字重謄……
你妻子在屋前補著網 補著風和陽光
風從東北吹來,掀起幾絲鯧白的歲月
她的土語夾雜水草和蚌的氣息
她說我的視覺得長出猴子的四肢
爬到可以眺望的椰樹頂端
才能看見你們在魚市幫手的孩子
他的名字是一種慓悍的水族
船艙已預約好他的位置?
拂過我的異議,風往西南吹去
吹過岸的全部面積;
中午,父子從魚市廉價地回來
五官有點扁 自尊一角崩裂
靈魂的苦澀隨即蒸發成戶外的雲
彷彿螺肉回到螺殼一樣歡欣
高腳屋把你全家高高地團聚
我發現這裡才是你自足的食邑
可以發號施令如小小諸侯
你擁有自己的萬物 自己的面目;
有著鯨魚體積的村長來找你
你尷尬地中斷了敘舊出門去
我只好獨坐那向晚的陽台
用工筆畫下屋頂的亞答 屋底的雞鴨
視覺漸漸被夜色逐呎逐呎逼回眼前
聽覺膨脹成一張巨大的流刺網
向剛甦醒的聲源席捲過去
地籟融解了天籟
我把情結像鳥巢雜亂地搬了進來
把雷的平仄 把溫差的種種暗示;
倦意鬆懈了鼓膜也開放了鼻腔
魚腥從四面八方游入腦海
「我們將被畫進歷史嗎?」
「你有杜撰人魚和王子的故事嗎?」
還說它們能引申出一堆微言一堆大意
更能推算村子的規模和底細……
3:「別把內陸畫進海圖!」
水的智商把你襁褓在這裡
生活和動作不自覺地慢慢兩棲
連夢境都裹滿戀水的魚鳞
別怕,別武斷猜想
內陸不過是一叢撲朔迷離的狂草
謀生的話題如同新闢的小徑
羊腸般纏住你怕蛇的小腿肌……
舌頭似鰻魚溜過你的防線
我措詞謹慎且保持相當的水分
先剖出都市的腮和鰾囊
再演算你跟你孩子的航線和魚穫量
加幾道老人與海的故事
幾道身邊的鯤鵬歷史
直到你忍不住龜裂誓守的城池;
我句句埋伏字字狙擊,像莊子裡的庖丁
將你對內陸的畏懼一一煮熟並殺菌
遞給你的掌心遠航的大旗
「路在腳下開始一如海在槳下」
我沒有把這番話句號起來便離開
一群螃蟹作為季風的探子竄過……
0:「把我畫進去。」
時間是三月,風往鹽分裡睡去
剛收到你托沙鷗銜來的片語
片語很抱歉地站在案前像失約的孩子
拎著一尾沙丁魚樣的解釋
我收下,將牠永恆成美麗的魚拓
會的,我會把你深深地畫進海圖左下方。
九四‧一一

作者:陳大為


鯨魚之歌–記一九九八年十月330頭鯨魚在南半球沙灘擱淺一事

在荒涼的沙灘上我見到
這群擱淺的巨鯨們
落日灑下鮮紅的玫瑰
於三百三十座
肉體的山峰,儀式何等壯觀
大海的唇舌邊正輕吐
一長串深奧的神話

幾百艘肉塑的潛艇
用盡了在海中飛翔妁氣力
集體挺出,在岸上
思想突破腦殼
心臟跑到身軀外跳動
諸神著陸人間後再無力
移動自身
多麼難解的神諭

我顫抖地逡巡其間
泡過整座海的小眼珠
仍高高,仍不肯閉上
僅僅因一顆音符游出了樂章
整個樂團競相出走
但仍有幾隻高舉
半月型的尾鰭
欲對誰發表
最後的暗號

渾厚難免臃腫
一團黑金 數十萬磅
對著晚霞,光滑的鯨皮
扭動成鏡面
怯怯的是我的眼光
驚恐的是浪花
向鏡中的閃耀衝進去
又吐出白沫
自鏡面悄然撤返

沒有一刻可以暫停
海才派出
這三百三十顆休止符嗎
標在地球的鼻樑上
用途不明,充滿油脂
而成熟是不是總等待
擠壓
我仰首企望
神的臉龐隱而不現
只能以手指大膽撫摸
祂唇邊
巨大的青春痘

整座地球唯她們
是壓艙的角色
脂肪和臘質燃亮各大洲
潤滑了槍桿子、機器
和野心
圍剿和追逐
弓箭和長矛
尖銳以及
瘋狂,而今都鬆開手
好讓一條海灘
扶他們上岸

就在我輕輕拍打
側耳傾聽的隔壁
幾百顆巨大的心跳
仍此起彼落
五千萬年不停移動的鍋爐
焊接了臂膀粗的筋骨
古老的想像捏出的龐偉之軀
竟以牠們的額頭觸及
地球各個深沉的角落
沒有如此靠近過的神示

沒有如此難懂的巫術
漸隨天色冰冷、凝固
會只是一場等待腐朽的盛宴嗎
千萬隻鷗鳥
和魚鷹,終於亂紛紛飛下
當聲納從遠天回轉
當最後一隻幼鯨
垂下他巨大的尾緒
當眾鳥啼空了黃昏
而神殿的豪華和暗喻
終究被啣起
從大海的唇邊一一叼走

作者:白靈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