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覽與活動

更多
上一頁
下一頁

線上資源

更多

精選詩文

更多
紅杏出牆

之二
材料
新出土恐龍蛋一粒,雞睪丸八兩,鵪鶉蛋六兩,排骨一斤,芋頭半斤,大白菜半顆,紅棗四兩,花生四兩,肉桂四錢,栗子四兩,鯊魚皮四兩,海參三隻,魚翅一碗,脫膜蒜頭四兩,高湯二碗,橄欖油三碗,麵粉半碗。
做法
1.將結實的芋頭洗淨,切塊;
將腥臊的魚翅發好,備用;
將腥羶的鯊魚皮和海參洗淨,切段;
將壯碩的睪丸洗淨,拭乾;
將白晰的大白菜洗淨,切段;
將飽脹的栗子沖洗,泡軟;
將多汁的排骨沖洗,瀝乾。
2.燥熱難安的橄欖油在鍋裡等待,
等待芋頭,和沾了麵粉的排骨相繼
進入,直到表皮都
染上黃色。
一只甕,
一只甕張口
迎接芋頭和排骨,
迎接蒜頭炒過的大白菜,
迎接恐龍蛋、鵪鶉蛋和睪丸,
迎接紅棗、花生、肉桂和栗子,
迎接魚翅和海參,迎接鯊魚皮。
高湯兌水淹沒材料,摻鹽調味。
飽滿欲洩的甕口套上保鮮膜,在蒸鍋內蒸二小時。
注意
中國河南農民請勿食用恐龍蛋。
說明
古有明訓︰吃肝補肝,吃腦補腦,吃蛋補蛋。恐龍和牠的蛋,以碩大之形象迷惑人心數千年。碩大即是美,是智慧的暗示,威力的隱喻。新出土恐龍蛋對繁殖頗具神效,不準備生育的女人萬勿嘗試。
隔水蒸各種烹調過的殘羹冷炙,將貧窮的本質燴出富裕的滋味──
我渴望你進來,
在堅固如文化的深鍋裡,
在那口戒嚴如家居的甕內,
各種被冷落的氣味︰
本土的雞睪丸,
南方的芋頭,
北方的大白菜,
來自海洋的魚翅和海參,
以及紅棗、花生、肉桂、栗子,
和縮在角落的鵪鶉蛋,
統統擠在一起交換體溫,
像南腔北調,擁抱
在滾燙的溫泉池,
不同的膚色燙出相同的
人情。我們的身體和汁液
彼此纏綿,繾綣,最後融合為
互相依靠的氣味。

作者:焦桐
文章出處:
台灣詩學-27期_禪與詩的對話專題-上_1999.6月號


復古

這一堂課由徐志摩先生講演
這一年課室內的各位我們都戴上復古小圓眼鏡梳了短西
裝頭髮油貼著腦門打了啾啾小領結這一年我們開始大談浪漫
談女人的小腳與背德這一年飛機失事死了一位詩人的消息登
在影視體育一個女星上吊一位縣長全家被殺一位女權運動者
在的士慘死復古呵那些年的某幾個午后我常在學校後花園練
起一些空飄傳單上頭寫著徐志摩死了徐志摩死了意映卿卿如
晤我不帶走一片雲彩開始思索墜機與詩人某些構圖上底細微
齟齬那些年我常在父母連袂出門後一人瑟縮在陰冷的房間角
落啜泣啊墜機像一隻白鳥悠然跌落多淒美呵噢這就是詩人的
必修實則我父母分別一人搭乘公共汽車六十路一人只是去巷
口雜貨買豆腐乳
他常常跑到我們的合唱團前面,獨自一人動情地歌唱。
這使我們面面相覷,噤聲不語。我們是那麼習慣於複音、理
性、吝嗇地試探聲音和諧之可能,以及口袋裡各自藏著於下
午要抽考的單字和公式。但他常常那麼粗聲大氣說話。我總
以為那僅是因為時差一些,我們如今用來豎中指討價還價說
謊,高潮底單音節電話打屁的語言欸,他是那麼虔敬底探索,
他是那麼文藝腔一些,柳絮兒白雲夜蝶嬰孩的臉,因為時差
我總是遲遲走進。
某些雨滴斷句像萌蘚底生長朝某些毫打窗櫺底聲響某些
對民國底街車閃過巷弄的臆想這樣意淫著任性著在字句衣衫
胭脂呵女子的絲襪上海背京任意架高底臆想不光是唯美乃是
還沒溢出課本外底一種詩人猶未被鎖在自費詩集或報屁股小
欄塊時期底無限延展底臆想唄
我在兒童樂園的旋轉門入口聽見有人罵我操你媽的個咧
我猜這便是白話文唄我的新娘穿白紗騎在迴旋木馬我的丈母
娘坐在咖咱杯裡吃熱狗我的情婦們坐在海盜船直立九十度旋
轉飛輪裡像果汁機榨肉餅那樣尖叫我感覺到在我和他的世界
之間有一種覆滅的因為是逆向奔跑故談不上追趕或棄離底有
些了了始終寫不好情書而興起底差慚

作者:駱以軍
文章出處:現代詩復刊29期


三十三間堂

話說
第一間
堆滿了語言的白雲
第二間
蠹魚懶散地在啃發霉的史記
第三間
隱隱約約,撞見杜工部的嘆息聲
第四間
老祖父在打噴嚏
第五間
第六間
第七間
它們面面相覷橫七豎八的
依偎在一起,你猜
怎麼著,實則它們什麼也沒做
第八間
有花香緩緩走過
第九間
一蓬頭垢面的浪人在發無名的脾氣
第十間
米芾、黃庭堅、張瑞圖,相互悠悠地筆舞
第十一間
我的童年荒蕪了
我的書齋不見了
我的田園失蹤了
第十二間
第十三間
第十四間
第十五間
第十六間
你問它,幹啥
它們統統統統「莫宰羊」
第十七間
眾海濤一湧而上
第十八間
撫孤零零的巨松而盤桓
第十九間
陶老頭,一個人不言不語,喝悶酒
第二十間
一排彈珠箭簇一般地飛過來飛過來
第二十一間、第二十二間、第二十三間、
第二十四間、第二十五間、第二十六間、
第二十七間、第二十八間、第二十九間、
第三十間、第三十一間
第三十二間
(黃河、長江、青海、八達嶺、塔克拉馬
干、大雁塔、岳陽樓、滄浪亭、杜甫草
堂、樂山大佛……它們全然東倒西歪地
黏在一塊,說長道短,但是都不敢問
今年是何年,今夕是何夕?)
民國,二十年代,五十年代,八十年代
還有一些糾纏不清的聊齋
它們,俱黯然神傷
永遠,不會再回頭了
話說
第三十三間
直挺挺地站在那裡,一動也不動
像一尊怒目蹙眉的巨獅
對著煙塵滾滾川流不息的
現代
突然放聲大哭
附記:拙詩《三十三間堂》,係作者某一時刻所感受到的十分獨立奇特的風景,它與座落在日本京都國立博物館斜對面的「三十三間堂」,毫無關涉也。

作者:張默


賦格(Fugue)1960

其一
北風,我還能忍受這一年嗎
冷街上、牆上,煩憂搖窗而至
帶來邊城的故事; 呵氣無常的大地
草木的耐性,山巖的沉默,投下了
胡馬的長嘶,烽火擾亂了
凌駕知識的事物,雪的潔白
教堂與皇宮的宏麗,神祇的醜事
穿梭於時代之間,歌曰:
月將升
日將沒
快,快,不要在陽光下散步,你忘記了
龍漦的神諭嗎?只怕再從西軒的
梧桐落下這些高聳的建築之中,昨日
我在河畔,在激激水聲
冥冥蒲葦之旁似乎還遇見
群鴉喙啣一個漂浮的生命:
往那兒去了?
北風帶著狗吠彎過陋巷
詩人都已死去,狐仙再現
獨眼的人還在嗎?
北風狂號著,冷街上,塵埃中我依稀
認出這是馳向故國的公車
几筵和溫酒以高傲的姿態
邀我仰觀群星:花的雜感
與神話的企圖–
我們且看風景去
其二
我的手腳交叉撞擊著,在馬車的
狂奔中,樹枝支撐著一個冬天的肉體
在狂奔中,大火燒炙著過去的澄明的日子
蔭道融和著過去的澄明的日子
一排茅房和飛鳥的交情圍擁
我引向高天的孤獨,我追逐邊疆的
夜禱和氈牆內的狂歡節日,一個海灘
一隻小貓,黃梅雨和羊齒叢的野煙
那是在落霜的季節,自從我有力的雙手
撫摸過一張神聖的臉之後
他站起來
模仿古代的先知:
以十二支推之
應驗矣
應驗矣
我來等你,帶你再見唐虞夏商周
大地滿載著浮沉的回憶
我們是世界最大的典籍
我們是亙廣原野的子孫
我們是高峻山嶽的巨靈
大地滿載著浮沉的回憶
熒惑星出現,盤桓於我們花園的天頂上
有人披髮行歌:
予欲望魯兮
龜山蔽之
手無斧柯
奈龜山何
薰和的南風
解慍的南風
阜民財的南風
孟冬時分
耳語的時分
病的時分
大火燒炙著過去的澄明的日子
蔭道融和著過去的澄明的日子
我們對盆景而飲,折葦成笛
吹一節逃亡之歌
其三
君不見有人為後代子孫
追尋人類的原身嗎?
君不見有人從突降的瀑布
追尋山石之賦嗎?
君不見有人在銀槍搖響中
追尋郊禘之禮嗎?
對著江楓堤柳與詩魄的風和酒
遠遠有峭壁的語言,海洋的幽闊
和天空的高深。於是我們憶起:
一個泉源變作池沼
或滲入植物
或滲入人類
不在乎真實
不在乎玄默
我們只管走下石階吧,季候風
不在這秒鐘;天災早已過去
我們來推斷一個事故:仙桃與慾望
誰弄壞了天庭的道德,無聊
或談談白鼠傳奇性的魔力……
究竟在土斷川分的
絕崖上,在睥睨樑欐的石城上
我們就可了解世界嗎?
我們遊過
千花萬樹,遠水近灣
我們就可了解世界嗎?
我們一再經歷
四聲對仗之巧、平仄音韻之妙
我們就可了解世界嗎?
走上爭先恐後的公車,停在街頭
左顧右盼,等一隻蝴蝶
等一個無上的先知,等一個英豪
騎馬走過–
多少臉孔
多少名字
為群樹與建築所嘲弄
良朋幽邈
搔首延佇
夜 灑下一陣爽神的雨


作者:葉維廉


鯨魚之歌–記一九九八年十月330頭鯨魚在南半球沙灘擱淺一事

在荒涼的沙灘上我見到
這群擱淺的巨鯨們
落日灑下鮮紅的玫瑰
於三百三十座
肉體的山峰,儀式何等壯觀
大海的唇舌邊正輕吐
一長串深奧的神話

幾百艘肉塑的潛艇
用盡了在海中飛翔妁氣力
集體挺出,在岸上
思想突破腦殼
心臟跑到身軀外跳動
諸神著陸人間後再無力
移動自身
多麼難解的神諭

我顫抖地逡巡其間
泡過整座海的小眼珠
仍高高,仍不肯閉上
僅僅因一顆音符游出了樂章
整個樂團競相出走
但仍有幾隻高舉
半月型的尾鰭
欲對誰發表
最後的暗號

渾厚難免臃腫
一團黑金 數十萬磅
對著晚霞,光滑的鯨皮
扭動成鏡面
怯怯的是我的眼光
驚恐的是浪花
向鏡中的閃耀衝進去
又吐出白沫
自鏡面悄然撤返

沒有一刻可以暫停
海才派出
這三百三十顆休止符嗎
標在地球的鼻樑上
用途不明,充滿油脂
而成熟是不是總等待
擠壓
我仰首企望
神的臉龐隱而不現
只能以手指大膽撫摸
祂唇邊
巨大的青春痘

整座地球唯她們
是壓艙的角色
脂肪和臘質燃亮各大洲
潤滑了槍桿子、機器
和野心
圍剿和追逐
弓箭和長矛
尖銳以及
瘋狂,而今都鬆開手
好讓一條海灘
扶他們上岸

就在我輕輕拍打
側耳傾聽的隔壁
幾百顆巨大的心跳
仍此起彼落
五千萬年不停移動的鍋爐
焊接了臂膀粗的筋骨
古老的想像捏出的龐偉之軀
竟以牠們的額頭觸及
地球各個深沉的角落
沒有如此靠近過的神示

沒有如此難懂的巫術
漸隨天色冰冷、凝固
會只是一場等待腐朽的盛宴嗎
千萬隻鷗鳥
和魚鷹,終於亂紛紛飛下
當聲納從遠天回轉
當最後一隻幼鯨
垂下他巨大的尾緒
當眾鳥啼空了黃昏
而神殿的豪華和暗喻
終究被啣起
從大海的唇邊一一叼走

作者:白靈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