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覽與活動

更多
上一頁
下一頁

線上資源

更多

精選詩文

更多
我撿到一顆頭顱

我撿到一隻手指。肯定的
遠方曾有一次肉體不堪禁錮的脹裂
胸壓陡昇至與太陽內部
氫爆相抗衡的程度。我說
一隻手指能在大地劃寫下些什麼?
我遂吸吮他,感覺那
存在唇與指間恆久的快意。
之後我撿到一只乳房。
失去彈性的圓錐
是一具小小型的金字塔,那樣寂寞地矗立
在每一個繁星喧嚷
乾燥多風的藍夜,便獨自汩汩流著
一整個虛無流域的乳汁──
我雙手擠壓搓揉逗弄撫觸終於
踩扁她──
在大地如此豐腴厚實的胸膛,我必須要留下
我凌虐過的一點證據。
之後我撿到一副陽具。那般突兀
龐然堅挺於地平線
荒荒的中央──
在人類所曾努力豎立過的一切柱狀物
皆已頹倒之後──呵,那不正強烈暗示著
遠處業已張開的鼠蹊正迎向我
將整個世紀的戰慄與激動
用力夾緊:
一如我仰望洗濯鯨軀的噴泉
我深深覺察那盤結地球小腹的
慾的蠱惑
之後我撿到一顆頭顱。我與他
久久相覷
終究只是瞳裡空洞的不安,我納罕:
這是我遇見過最精緻的感傷了
看哪,那樣把悲哀驕傲噘起的唇那樣陳列著敏銳
與漠然的由玻璃鐫雕出來的眼睛那樣因為痛楚而
微微牽動的細緻肌肉那樣因為過度思索和疑慮而
鬆弛的眼袋與額頭那樣瘦削留不住任何微笑的頰
──我吻他
感到他軟薄的頭蓋骨
地殼變動般起了震盪,我說:
「遠方業已消失了嘛?否則
怎能將你亟欲飛昇的頭顱強自深深眷戀的軀幹
連根拔起?」
之後我到達遠方。
一路我丟棄自己殘留的部份
直到毫無阻滯──直到我逼近
復逼近生命氫的核心
那終究不可穿越的最初的蠻強與頑癡:
我已經是一分子一分子如此徹底的分解過了
因而質變為光為能
欣然由一點投射向無限,稀釋
等於消失。
最後我撿到一顆漲血的心臟
脫離了軀殼仍舊猛烈地彈跳
邦淵著整個混沌運行的大氣,地球的吐納
我將他擱進空敞的胸臆
終而仰頸
「至此,生命應該完整了……」當我回顧
圓潤的歡喜也是完滿。
傷損的遺憾也是完滿

作者:陳克華
文章出處:曼陀羅詩刊08期作品


豬籠草


在葉尖上舞蹈時
我像露珠一樣年青晶瑩
朝向未來跳躍
呼吸了一口太空的真氣
我的每一片葉子
太劇烈的扭曲了身體
舞化成最美麗的酒杯
隱藏著世界上最危險的陷阱


熱帶叢林潮濕苦悶
暴風雨天天來洗劫
躲藏在貧瘠的山坡上
我的根在沙土中找不到礦物質
我的葉子捕捉不到破碎的陽光
流浪到沼澤池塘邊緣
只有鱷魚,沒有泥土
因此我向彩虹學習
永遠把陷阱懸掛在天空


當葡萄牙與荷蘭軍隊為爭奪馬來半島
而開炮轟炸熱帶雨林
我從噩夢中驚醒
推翻嫩葉為禽獸的食物之真理
丟進湍急的河流裡
人類用雙手搶奪金錢與土地
我的葉子開始演變成永遠的劊子手
誘殺生動活潑的昆蟲小動物
為自己的生命製造營養


因為誘惑
是一朵美麗的花
我遂把彩虹塗在嘴唇上
將芳香甜蜜的糖汁含在口裡
更將笑塑成一朵花
昆蟲在森林的陰影下
常常錯誤的
把陷阱看成五彩繽紛的野花
紛紛向我飛來


坐在沙地上的
是酋長大肚子酒杯
掛在樹枝上的
是一盞一盞未點燃的神燈
懸掛天空,朝向遠方山嶺的
是獵人的號角
樹根上血跡斑斑的
是英國殖民者丟棄的萊佛士酒杯


一隻蒼蠅的掙扎
把美酒刺激成一池毒液
青蛙、蝎子、老鼠的驚慌亂竄
把酒杯撞擊成一個深淵
只有螞蟻見證
溺死在酒杯的傳說


只有勤勞戒酒的螞蟻
快活的生活在我的陷阱裡
牠吐出氮氣
又替我收拾乾淨
我消化不了的殘骸


英國殖民者的大囉哩車
運走錫礦與橡膠以後
掀起滿天的塵埃
我的根在泥土下找不到礦物質
我的葉子捕捉不到陽光
貧困使我的葉子典當給杯子或豬籠
飢餓強迫我的酒杯變成陷阱
死亡驅使我捕殺昆蟲與小動物
不知不覺
我成為熱帶植物中
唯一的肉食罪犯
後記:豬籠草又稱酒杯草(pitcher plant)
,它像我那樣,原是生長在馬來西亞貧瘠的土
地上,熱帶的暴雨常年沖洗的沙地,礦物肥料
流失,因此這種植物變成捕殺小動物來製造營
養。惡劣的環境往往又是英國殖民者與華人資
本家開礦後所留下的沙石地造成,我的第一個
家就建在這樣的土地上,只有豬籠草這樣的植
物才能生長,只有像我這樣苦命卻堅強的人,
才能成長在熱帶貧瘠的土地上。

一九九六年十一月十三日荷愛華

作者:王潤華

文章出處:創世紀-111期-四川詩專號-1997.夏季號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