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覽與活動

更多
上一頁
下一頁

線上資源

更多

精選詩文

更多
復古

這一堂課由徐志摩先生講演
這一年課室內的各位我們都戴上復古小圓眼鏡梳了短西
裝頭髮油貼著腦門打了啾啾小領結這一年我們開始大談浪漫
談女人的小腳與背德這一年飛機失事死了一位詩人的消息登
在影視體育一個女星上吊一位縣長全家被殺一位女權運動者
在的士慘死復古呵那些年的某幾個午后我常在學校後花園練
起一些空飄傳單上頭寫著徐志摩死了徐志摩死了意映卿卿如
晤我不帶走一片雲彩開始思索墜機與詩人某些構圖上底細微
齟齬那些年我常在父母連袂出門後一人瑟縮在陰冷的房間角
落啜泣啊墜機像一隻白鳥悠然跌落多淒美呵噢這就是詩人的
必修實則我父母分別一人搭乘公共汽車六十路一人只是去巷
口雜貨買豆腐乳
他常常跑到我們的合唱團前面,獨自一人動情地歌唱。
這使我們面面相覷,噤聲不語。我們是那麼習慣於複音、理
性、吝嗇地試探聲音和諧之可能,以及口袋裡各自藏著於下
午要抽考的單字和公式。但他常常那麼粗聲大氣說話。我總
以為那僅是因為時差一些,我們如今用來豎中指討價還價說
謊,高潮底單音節電話打屁的語言欸,他是那麼虔敬底探索,
他是那麼文藝腔一些,柳絮兒白雲夜蝶嬰孩的臉,因為時差
我總是遲遲走進。
某些雨滴斷句像萌蘚底生長朝某些毫打窗櫺底聲響某些
對民國底街車閃過巷弄的臆想這樣意淫著任性著在字句衣衫
胭脂呵女子的絲襪上海背京任意架高底臆想不光是唯美乃是
還沒溢出課本外底一種詩人猶未被鎖在自費詩集或報屁股小
欄塊時期底無限延展底臆想唄
我在兒童樂園的旋轉門入口聽見有人罵我操你媽的個咧
我猜這便是白話文唄我的新娘穿白紗騎在迴旋木馬我的丈母
娘坐在咖咱杯裡吃熱狗我的情婦們坐在海盜船直立九十度旋
轉飛輪裡像果汁機榨肉餅那樣尖叫我感覺到在我和他的世界
之間有一種覆滅的因為是逆向奔跑故談不上追趕或棄離底有
些了了始終寫不好情書而興起底差慚

作者:駱以軍
文章出處:現代詩復刊29期


鯨魚之歌–記一九九八年十月330頭鯨魚在南半球沙灘擱淺一事

在荒涼的沙灘上我見到
這群擱淺的巨鯨們
落日灑下鮮紅的玫瑰
於三百三十座
肉體的山峰,儀式何等壯觀
大海的唇舌邊正輕吐
一長串深奧的神話

幾百艘肉塑的潛艇
用盡了在海中飛翔妁氣力
集體挺出,在岸上
思想突破腦殼
心臟跑到身軀外跳動
諸神著陸人間後再無力
移動自身
多麼難解的神諭

我顫抖地逡巡其間
泡過整座海的小眼珠
仍高高,仍不肯閉上
僅僅因一顆音符游出了樂章
整個樂團競相出走
但仍有幾隻高舉
半月型的尾鰭
欲對誰發表
最後的暗號

渾厚難免臃腫
一團黑金 數十萬磅
對著晚霞,光滑的鯨皮
扭動成鏡面
怯怯的是我的眼光
驚恐的是浪花
向鏡中的閃耀衝進去
又吐出白沫
自鏡面悄然撤返

沒有一刻可以暫停
海才派出
這三百三十顆休止符嗎
標在地球的鼻樑上
用途不明,充滿油脂
而成熟是不是總等待
擠壓
我仰首企望
神的臉龐隱而不現
只能以手指大膽撫摸
祂唇邊
巨大的青春痘

整座地球唯她們
是壓艙的角色
脂肪和臘質燃亮各大洲
潤滑了槍桿子、機器
和野心
圍剿和追逐
弓箭和長矛
尖銳以及
瘋狂,而今都鬆開手
好讓一條海灘
扶他們上岸

就在我輕輕拍打
側耳傾聽的隔壁
幾百顆巨大的心跳
仍此起彼落
五千萬年不停移動的鍋爐
焊接了臂膀粗的筋骨
古老的想像捏出的龐偉之軀
竟以牠們的額頭觸及
地球各個深沉的角落
沒有如此靠近過的神示

沒有如此難懂的巫術
漸隨天色冰冷、凝固
會只是一場等待腐朽的盛宴嗎
千萬隻鷗鳥
和魚鷹,終於亂紛紛飛下
當聲納從遠天回轉
當最後一隻幼鯨
垂下他巨大的尾緒
當眾鳥啼空了黃昏
而神殿的豪華和暗喻
終究被啣起
從大海的唇邊一一叼走

作者:白靈


我撿到一顆頭顱

我撿到一隻手指。肯定的
遠方曾有一次肉體不堪禁錮的脹裂
胸壓陡昇至與太陽內部
氫爆相抗衡的程度。我說
一隻手指能在大地劃寫下些什麼?
我遂吸吮他,感覺那
存在唇與指間恆久的快意。
之後我撿到一只乳房。
失去彈性的圓錐
是一具小小型的金字塔,那樣寂寞地矗立
在每一個繁星喧嚷
乾燥多風的藍夜,便獨自汩汩流著
一整個虛無流域的乳汁──
我雙手擠壓搓揉逗弄撫觸終於
踩扁她──
在大地如此豐腴厚實的胸膛,我必須要留下
我凌虐過的一點證據。
之後我撿到一副陽具。那般突兀
龐然堅挺於地平線
荒荒的中央──
在人類所曾努力豎立過的一切柱狀物
皆已頹倒之後──呵,那不正強烈暗示著
遠處業已張開的鼠蹊正迎向我
將整個世紀的戰慄與激動
用力夾緊:
一如我仰望洗濯鯨軀的噴泉
我深深覺察那盤結地球小腹的
慾的蠱惑
之後我撿到一顆頭顱。我與他
久久相覷
終究只是瞳裡空洞的不安,我納罕:
這是我遇見過最精緻的感傷了
看哪,那樣把悲哀驕傲噘起的唇那樣陳列著敏銳
與漠然的由玻璃鐫雕出來的眼睛那樣因為痛楚而
微微牽動的細緻肌肉那樣因為過度思索和疑慮而
鬆弛的眼袋與額頭那樣瘦削留不住任何微笑的頰
──我吻他
感到他軟薄的頭蓋骨
地殼變動般起了震盪,我說:
「遠方業已消失了嘛?否則
怎能將你亟欲飛昇的頭顱強自深深眷戀的軀幹
連根拔起?」
之後我到達遠方。
一路我丟棄自己殘留的部份
直到毫無阻滯──直到我逼近
復逼近生命氫的核心
那終究不可穿越的最初的蠻強與頑癡:
我已經是一分子一分子如此徹底的分解過了
因而質變為光為能
欣然由一點投射向無限,稀釋
等於消失。
最後我撿到一顆漲血的心臟
脫離了軀殼仍舊猛烈地彈跳
邦淵著整個混沌運行的大氣,地球的吐納
我將他擱進空敞的胸臆
終而仰頸
「至此,生命應該完整了……」當我回顧
圓潤的歡喜也是完滿。
傷損的遺憾也是完滿

作者:陳克華
文章出處:曼陀羅詩刊08期作品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