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覽與活動

更多
上一頁
下一頁

線上資源

更多

精選詩文

更多
賦格(Fugue)1960

其一
北風,我還能忍受這一年嗎
冷街上、牆上,煩憂搖窗而至
帶來邊城的故事; 呵氣無常的大地
草木的耐性,山巖的沉默,投下了
胡馬的長嘶,烽火擾亂了
凌駕知識的事物,雪的潔白
教堂與皇宮的宏麗,神祇的醜事
穿梭於時代之間,歌曰:
月將升
日將沒
快,快,不要在陽光下散步,你忘記了
龍漦的神諭嗎?只怕再從西軒的
梧桐落下這些高聳的建築之中,昨日
我在河畔,在激激水聲
冥冥蒲葦之旁似乎還遇見
群鴉喙啣一個漂浮的生命:
往那兒去了?
北風帶著狗吠彎過陋巷
詩人都已死去,狐仙再現
獨眼的人還在嗎?
北風狂號著,冷街上,塵埃中我依稀
認出這是馳向故國的公車
几筵和溫酒以高傲的姿態
邀我仰觀群星:花的雜感
與神話的企圖–
我們且看風景去
其二
我的手腳交叉撞擊著,在馬車的
狂奔中,樹枝支撐著一個冬天的肉體
在狂奔中,大火燒炙著過去的澄明的日子
蔭道融和著過去的澄明的日子
一排茅房和飛鳥的交情圍擁
我引向高天的孤獨,我追逐邊疆的
夜禱和氈牆內的狂歡節日,一個海灘
一隻小貓,黃梅雨和羊齒叢的野煙
那是在落霜的季節,自從我有力的雙手
撫摸過一張神聖的臉之後
他站起來
模仿古代的先知:
以十二支推之
應驗矣
應驗矣
我來等你,帶你再見唐虞夏商周
大地滿載著浮沉的回憶
我們是世界最大的典籍
我們是亙廣原野的子孫
我們是高峻山嶽的巨靈
大地滿載著浮沉的回憶
熒惑星出現,盤桓於我們花園的天頂上
有人披髮行歌:
予欲望魯兮
龜山蔽之
手無斧柯
奈龜山何
薰和的南風
解慍的南風
阜民財的南風
孟冬時分
耳語的時分
病的時分
大火燒炙著過去的澄明的日子
蔭道融和著過去的澄明的日子
我們對盆景而飲,折葦成笛
吹一節逃亡之歌
其三
君不見有人為後代子孫
追尋人類的原身嗎?
君不見有人從突降的瀑布
追尋山石之賦嗎?
君不見有人在銀槍搖響中
追尋郊禘之禮嗎?
對著江楓堤柳與詩魄的風和酒
遠遠有峭壁的語言,海洋的幽闊
和天空的高深。於是我們憶起:
一個泉源變作池沼
或滲入植物
或滲入人類
不在乎真實
不在乎玄默
我們只管走下石階吧,季候風
不在這秒鐘;天災早已過去
我們來推斷一個事故:仙桃與慾望
誰弄壞了天庭的道德,無聊
或談談白鼠傳奇性的魔力……
究竟在土斷川分的
絕崖上,在睥睨樑欐的石城上
我們就可了解世界嗎?
我們遊過
千花萬樹,遠水近灣
我們就可了解世界嗎?
我們一再經歷
四聲對仗之巧、平仄音韻之妙
我們就可了解世界嗎?
走上爭先恐後的公車,停在街頭
左顧右盼,等一隻蝴蝶
等一個無上的先知,等一個英豪
騎馬走過–
多少臉孔
多少名字
為群樹與建築所嘲弄
良朋幽邈
搔首延佇
夜 灑下一陣爽神的雨


作者:葉維廉


鎏金菩薩

那是如何一刻的燦爛華麗──
從無憶念開始,
滅諸相、離諸緣、捨諸見
直到無生住滅
無取捨而常自靜;
那是如何慈悲喜捨的投火飛蛾──
在燃燒中蒸發,黃金與水銀結合
如何水乳交融的生生世世啊!
所有來世今生情緣
就這般付諸於青銅軀體永遠
鎏金的菩薩
鎏金的歲月;
這是大明永樂彌勒坐像
頭戴五葉高冠,身飾珍寶瓔珞
手結轉輪法印
雙足結跏趺蓮座
兩朵並蒂蓮花分別緣肩而上
左肩花瓣湧托著一只甘露寶瓶
這名最勝的古度婆羅門
當年世尊如此承諾──
將來必承佛位
於龍華會上度一切有情!
可是十大弟子懇辭至精舍問疾後
兜率天菩薩亦不堪任詣彼處
因為在受記一生裡
實在難分過去、未來、或現在
鎏金彌勒法相莊嚴
微笑中有一種悲憫寬容。
微笑繼續感染其他菩薩
半跏文殊剛自五台駕返
左足踏地,右足踡盤獅背
這位妙德吉祥一定在想
與獨臥一床的維摩詰機鋒對答──
從癡有愛,則我病生
有情色身,亦不過地水火風幻合,
有疾菩薩如何隨眾生脫疾苦海
無從攀緣而慧行方便
則要看十步以外
右手持劍,左手結三寶印
結跏趺座於蓮花的文殊師利!
蓮莖自腕穿臂至肩蜿蜒直上
與尸際並齊是另一朵綻放金蓮
好一座華美莊嚴鎏金菩薩
半裸中有衣帶自雙肩飄逸垂下,
大明永樂年間
腰線非常細軟

作者:張錯


福爾摩莎.一六六一

我一直以為我們是住在牛皮之上
雖然上帝已經讓我把我的血,尿
大便,和這塊土地混在一起
用十五匹布換牛皮大之地?
土人們豈知道牛皮可以被剪成
一條一條,像無所不在的上帝的
靈,把整個大員島,把整個
福爾摩莎圍起來。我喜歡鹿肉的
滋味,我喜歡蔗糖,香蕉,我喜歡
東印度公司運回荷蘭的生絲
上帝的靈像生絲,光滑,聖潔
照耀那些每日到少年學校學習拼字
書法,祈禱與教義問答的目加溜灣
與大目降少年。主啊,我聽到他們
說的荷蘭語有鹿肉的味道(一如我
在講道中不時吐出的西底雅語)
主啊,在他里霧,我使已婚女子及
少女十五人能為主禱告並會使徒信條
十誡及餐前餐後之祈禱,在麻豆使
已婚年輕男子及未婚男子七十二人能
為各種祈禱,並會聖教要理,且閱讀
亦藉宗教問答之懇切教授與說教,開始
增廣其知識---  啊,知識像一張牛皮
可以摺疊起來放在旅行袋,從鹿特丹
旅行到巴達維亞,從巴達維亞旅行到
這亞熱帶的小島翻開成為吾王陛下的田
上帝的國,一條一條剪成二十五戈
東西南北繞出一甲繞出三張犁五張犁
在熱蘭遮街,公秤所,稅務所與戲院
之間,我看到它飄揚如一面旗,遙遙
與普羅岷西亞城相微笑。啊知識
帶給人喜悅,一如好的飲食,繁富的
香料(我但願他們知道怎麼煮荷蘭豆)
柑大於橘,肉酸皮苦,但他們不知道
夏月飲水,取此和鹽,搗作酸漿入之
其滋味有甚於閨房之樂者。在諸羅山
我使已婚年輕女子三十人能為各種祈禱
並會簡化要項,在新港,使已婚男女
一百零二人能閱讀亦能書寫(啊,我
感覺那些用羅馬拼音寫成的土著語聖經
有一種用歐羅巴薑料理鹿肉的美味)
華浦蘭語傳道書,西底雅語馬太福音
文明與原始的婚媾,讓上帝的靈入
福爾摩莎的肉---  或者,讓福爾摩莎的
鹿肉入我的胃入我的脾,成為我的血尿
大便,成為我的靈。我一直以為我們是
住在牛皮之上,雖然那些拿著鉞斧大刀
乘著戎克船舢板船前來的中國軍隊
企圖要用另一張更大的牛皮覆蓋在
我們之上。上帝已經讓我把我的血
尿,大便,像字母般,和土人們的
混在一起,印在這塊土地
我但願他們知道這張包著新的拼音
文字的牛皮可以剪成一條一條,翻成
一頁一頁,負載聲音顏色形象氣味
和上帝的靈一樣寬闊的辭典
一九九五.四
註:目加溜灣,大目降,他里霧等皆平埔族社名。西底雅語,華浦蘭語皆平埔族語(西底雅即西拉雅)。熱蘭遮街為荷據時期(1624-1662)荷蘭人在大員島(今台南安平)所建之市街。普羅岷西亞城(在今之台南赤崁樓)亦為荷蘭人所建。據說當初荷蘭人以十五匹布向原住民求借牛皮大之地,許之,乃「剪皮為縷,周圍里許」(連橫:《台灣通史》)。戈為荷人計量單位,等於一丈二尺五寸,四邊各二十五戈為一甲,五甲為一張犁。關於荷蘭教士在台傳教之描述,參閱 (附錄於《巴達維亞城日記》第三冊,村上直次郎日譯,程大學中譯,台北,一九九一)

作者:陳黎


都市印象──台北感覺之二

西門,我來到了最熱鬧的寧靜街頭
每一幢起落的高樓大廈相互傳遞灰色的
丑臉,乩童醉客尋歡者仍有薄弱的鼾聲
以病態的露水天空慘白封鎖條條困倦已極的道路
西門,相對於古剎的清幽教堂的和平
滾轆轆雜 的喧嘩在此殺良久
每一扇祇可外透的窗被我瞥見佈滿血絲的眼羣
除了猛漲的神經線條突現青筋橫跨陷落的印堂
額頭過度鬆弛不堪承載彈性疲乏的重量
西門,始料未及我闖入荊棘佈陷的森林
連頭斜紋的斑馬也沒按規定予以尊重
或人們戰戰兢兢地遵循政府所設的交通號誌
鳳尾草零零落落像頭上的晨星稀疏幾點
低首含著敻遼的孤寂沈思綠地氈
一幢斑花絢爛臃腫的生命不過數年的大樹
五光十色陳列必須的生活品
千瘡百孔,慾望在此進進出出
煙火失眠的通宵潛抑的力必多晶體
幾次來回用功遂慢慢溶解
雌雄們某些個不安份的心眼饑渴若乞
西門,我看到酒保調酒的紅色絲絨櫃臺
折斷一隻處女天使的羽翼
我從陋巷誇大的黑暗中走去
起伏不定的衰竭如退潮的波浪向原地撒退
西門,自狹窄的隙縫裡窺探
滑溜的路面走在視線裡顛跛不堪搖搖欲墜
一陣一陣冬寒正向我單薄的身軀靠近
浮腫在電影看板上的美女砲火
構成性愛和血腥的戰爭背景
極地一般的冷澈,沁骨入脾心
西門,我彷彿看見昨日下雨的上午
一羣人簇擁鵠首仰望斗大的彩色字幕
無距離的磨擦中,他們學會以苦痛帶動微笑
養成逃避神經緊張的普遍行為
西門,我看到每一架機器走動底下
拖曳一尾未能全燃的火花
左脚右脚右脚左脚輪流焚燒著
終究,他們試圖要燒掉胼手胝足打拚出來的
文明。我無法不血脈賁張,西門,
當冰冷的感覺迅速侵襲全身
在鮮花舖綴的森林入口,不協調的香味猥褻
西門,裏足不前的我悻悻然地
祇好往最原始的方向回頭……

作者:孟樊
出處:一九八四、六《創世紀詩選誌》第64期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