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覽與活動

更多
上一頁
下一頁

線上資源

更多

精選詩文

更多
一念之間

若是在睡去之前醒來,我相信
黑掉的天空就會轉白,蒼白的臉色
可能也會轉紅。月亮如面霜
化粧了那些不為人知的敗壞的身體
把泥土推下去吧!讓草根穿透木板
穿透一個冬天,穿透腦袋裡殘留的
夢的剩菜剩湯。我們即將
走下土坡,越過濠溝,回到他們
倒下的地方。用豬形的陶土撲滿
儲蓄那些還沒滲入地底的血汗
豬,我們相信,明年會生產
‧豹變
吸夢的月光吸乾了錶中的時光
叫時針與分針蜷曲,如蝴蝶的觸鬚
在淫淫的花香中惶惶震顫
叫時針與分針枯萎,如絲瓜的藤蔓
啣住鳥聲凝成的露珠
那隻花豹的病況,可見一斑:
我曾通過洞簫去試探。無意間看見
昨天溺死在車聲下的螞蟻今天復活
抬著自己的屍體
以小踮步,優雅地走在回家的路上
‧感受
感受:多麼宏大的命令。叫我走出
劇院,進入人生。我在感受
我去感受了,雨像亡佚的歌詞拼命地沉落
讓肌膚成為一件冰冷的布匹,叫時間的
裁縫一針針去穿透、拉緊、縫密││
我被織成了,而且感覺的衣飾也已剪裁完妥
可以被另一些人感受,如一些新編的歌謠
把眾人的舌頭捏成一些舞姿,如同火
果敢的火把木頭的力量釋放出來
我也可以感受到靈魂滾開以後
推動頭蓋骨,那種鏘鏗的聲音:
我去感受,我在感受,而且感受了

作者:唐捐
文章出處:創世紀-110期-管管專號-1997.春季號


我撿到一顆頭顱

我撿到一隻手指。肯定的
遠方曾有一次肉體不堪禁錮的脹裂
胸壓陡昇至與太陽內部
氫爆相抗衡的程度。我說
一隻手指能在大地劃寫下些什麼?
我遂吸吮他,感覺那
存在唇與指間恆久的快意。
之後我撿到一只乳房。
失去彈性的圓錐
是一具小小型的金字塔,那樣寂寞地矗立
在每一個繁星喧嚷
乾燥多風的藍夜,便獨自汩汩流著
一整個虛無流域的乳汁──
我雙手擠壓搓揉逗弄撫觸終於
踩扁她──
在大地如此豐腴厚實的胸膛,我必須要留下
我凌虐過的一點證據。
之後我撿到一副陽具。那般突兀
龐然堅挺於地平線
荒荒的中央──
在人類所曾努力豎立過的一切柱狀物
皆已頹倒之後──呵,那不正強烈暗示著
遠處業已張開的鼠蹊正迎向我
將整個世紀的戰慄與激動
用力夾緊:
一如我仰望洗濯鯨軀的噴泉
我深深覺察那盤結地球小腹的
慾的蠱惑
之後我撿到一顆頭顱。我與他
久久相覷
終究只是瞳裡空洞的不安,我納罕:
這是我遇見過最精緻的感傷了
看哪,那樣把悲哀驕傲噘起的唇那樣陳列著敏銳
與漠然的由玻璃鐫雕出來的眼睛那樣因為痛楚而
微微牽動的細緻肌肉那樣因為過度思索和疑慮而
鬆弛的眼袋與額頭那樣瘦削留不住任何微笑的頰
──我吻他
感到他軟薄的頭蓋骨
地殼變動般起了震盪,我說:
「遠方業已消失了嘛?否則
怎能將你亟欲飛昇的頭顱強自深深眷戀的軀幹
連根拔起?」
之後我到達遠方。
一路我丟棄自己殘留的部份
直到毫無阻滯──直到我逼近
復逼近生命氫的核心
那終究不可穿越的最初的蠻強與頑癡:
我已經是一分子一分子如此徹底的分解過了
因而質變為光為能
欣然由一點投射向無限,稀釋
等於消失。
最後我撿到一顆漲血的心臟
脫離了軀殼仍舊猛烈地彈跳
邦淵著整個混沌運行的大氣,地球的吐納
我將他擱進空敞的胸臆
終而仰頸
「至此,生命應該完整了……」當我回顧
圓潤的歡喜也是完滿。
傷損的遺憾也是完滿

作者:陳克華
文章出處:曼陀羅詩刊08期作品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