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覽與活動

更多
上一頁
下一頁

線上資源

更多

精選詩文

更多
一念之間

若是在睡去之前醒來,我相信
黑掉的天空就會轉白,蒼白的臉色
可能也會轉紅。月亮如面霜
化粧了那些不為人知的敗壞的身體
把泥土推下去吧!讓草根穿透木板
穿透一個冬天,穿透腦袋裡殘留的
夢的剩菜剩湯。我們即將
走下土坡,越過濠溝,回到他們
倒下的地方。用豬形的陶土撲滿
儲蓄那些還沒滲入地底的血汗
豬,我們相信,明年會生產
‧豹變
吸夢的月光吸乾了錶中的時光
叫時針與分針蜷曲,如蝴蝶的觸鬚
在淫淫的花香中惶惶震顫
叫時針與分針枯萎,如絲瓜的藤蔓
啣住鳥聲凝成的露珠
那隻花豹的病況,可見一斑:
我曾通過洞簫去試探。無意間看見
昨天溺死在車聲下的螞蟻今天復活
抬著自己的屍體
以小踮步,優雅地走在回家的路上
‧感受
感受:多麼宏大的命令。叫我走出
劇院,進入人生。我在感受
我去感受了,雨像亡佚的歌詞拼命地沉落
讓肌膚成為一件冰冷的布匹,叫時間的
裁縫一針針去穿透、拉緊、縫密││
我被織成了,而且感覺的衣飾也已剪裁完妥
可以被另一些人感受,如一些新編的歌謠
把眾人的舌頭捏成一些舞姿,如同火
果敢的火把木頭的力量釋放出來
我也可以感受到靈魂滾開以後
推動頭蓋骨,那種鏘鏗的聲音:
我去感受,我在感受,而且感受了

作者:唐捐
文章出處:創世紀-110期-管管專號-1997.春季號


復古

這一堂課由徐志摩先生講演
這一年課室內的各位我們都戴上復古小圓眼鏡梳了短西
裝頭髮油貼著腦門打了啾啾小領結這一年我們開始大談浪漫
談女人的小腳與背德這一年飛機失事死了一位詩人的消息登
在影視體育一個女星上吊一位縣長全家被殺一位女權運動者
在的士慘死復古呵那些年的某幾個午后我常在學校後花園練
起一些空飄傳單上頭寫著徐志摩死了徐志摩死了意映卿卿如
晤我不帶走一片雲彩開始思索墜機與詩人某些構圖上底細微
齟齬那些年我常在父母連袂出門後一人瑟縮在陰冷的房間角
落啜泣啊墜機像一隻白鳥悠然跌落多淒美呵噢這就是詩人的
必修實則我父母分別一人搭乘公共汽車六十路一人只是去巷
口雜貨買豆腐乳
他常常跑到我們的合唱團前面,獨自一人動情地歌唱。
這使我們面面相覷,噤聲不語。我們是那麼習慣於複音、理
性、吝嗇地試探聲音和諧之可能,以及口袋裡各自藏著於下
午要抽考的單字和公式。但他常常那麼粗聲大氣說話。我總
以為那僅是因為時差一些,我們如今用來豎中指討價還價說
謊,高潮底單音節電話打屁的語言欸,他是那麼虔敬底探索,
他是那麼文藝腔一些,柳絮兒白雲夜蝶嬰孩的臉,因為時差
我總是遲遲走進。
某些雨滴斷句像萌蘚底生長朝某些毫打窗櫺底聲響某些
對民國底街車閃過巷弄的臆想這樣意淫著任性著在字句衣衫
胭脂呵女子的絲襪上海背京任意架高底臆想不光是唯美乃是
還沒溢出課本外底一種詩人猶未被鎖在自費詩集或報屁股小
欄塊時期底無限延展底臆想唄
我在兒童樂園的旋轉門入口聽見有人罵我操你媽的個咧
我猜這便是白話文唄我的新娘穿白紗騎在迴旋木馬我的丈母
娘坐在咖咱杯裡吃熱狗我的情婦們坐在海盜船直立九十度旋
轉飛輪裡像果汁機榨肉餅那樣尖叫我感覺到在我和他的世界
之間有一種覆滅的因為是逆向奔跑故談不上追趕或棄離底有
些了了始終寫不好情書而興起底差慚

作者:駱以軍
文章出處:現代詩復刊29期


海圖

0:「從魚開始嗎?」
時間是十月,風從鹽分中醒來
南洋軟化到任人抒情的境界
我來到海龜的原鄉畫一幅海圖
一半鄉愁一半藝術,
想畫一幅會唱歌的海圖
先縮小海的內容 岸的結構?
再放大鷗的蹤跡 人的起居?
五乘八尺的畫紙攤成好大好大的一幅
左思右想,還是從魚開始吧……
1:「沒有魚便沒有海洋,」
你的畫在甲板風開來
我膚淺的誤讀宛如紙鷂斷線而去
空洞的水分戴上盞盞印象的漁火
經營著浪漫的欺詐
我曾經跟上當的水族一同上當,
你說沒有誰會白白地去戀愛海洋
大伙兒只關心網的重量
魚的斤兩等於一家四口的溫飽
魚存在了海洋也存在了岸
我是那斷線的紙鷂風聞著你的說法;
浪因為諧音而有了狼的個性
狼牙偽裝成詩篇裡常開的浪花
船的筋骨不時發出木質的呻吟
間接咬碎我心房危危的四壁
所有學問地位在此歸零
躲進船艙,我無助如俎上的魚
你常經歷的凶險敲開了地獄大門
語言和想像具體成蛟龍在翻騰
我的驚怖在波動的油彩中沉溺
文學膚淺的筆觸隨那月光粉碎……
月光碎在浪裡像忍者的暗器
不斷襲擊我過敏的神經
這時候 風降至三級 浪高半米
但我急著上岸 脫離你的回憶上岸
就等魚肚翻白那東方;
2:「岸的面積占四分之三,」
你母親這麼建議我的海圖
討海的丈夫如同離殼覓食的螺
無論多魁梧都是脆弱的,她說
悲慟的海葬怎也葬不掉悲慟本身
而你卻把世襲的宿命逐字重謄……
你妻子在屋前補著網 補著風和陽光
風從東北吹來,掀起幾絲鯧白的歲月
她的土語夾雜水草和蚌的氣息
她說我的視覺得長出猴子的四肢
爬到可以眺望的椰樹頂端
才能看見你們在魚市幫手的孩子
他的名字是一種慓悍的水族
船艙已預約好他的位置?
拂過我的異議,風往西南吹去
吹過岸的全部面積;
中午,父子從魚市廉價地回來
五官有點扁 自尊一角崩裂
靈魂的苦澀隨即蒸發成戶外的雲
彷彿螺肉回到螺殼一樣歡欣
高腳屋把你全家高高地團聚
我發現這裡才是你自足的食邑
可以發號施令如小小諸侯
你擁有自己的萬物 自己的面目;
有著鯨魚體積的村長來找你
你尷尬地中斷了敘舊出門去
我只好獨坐那向晚的陽台
用工筆畫下屋頂的亞答 屋底的雞鴨
視覺漸漸被夜色逐呎逐呎逼回眼前
聽覺膨脹成一張巨大的流刺網
向剛甦醒的聲源席捲過去
地籟融解了天籟
我把情結像鳥巢雜亂地搬了進來
把雷的平仄 把溫差的種種暗示;
倦意鬆懈了鼓膜也開放了鼻腔
魚腥從四面八方游入腦海
「我們將被畫進歷史嗎?」
「你有杜撰人魚和王子的故事嗎?」
還說它們能引申出一堆微言一堆大意
更能推算村子的規模和底細……
3:「別把內陸畫進海圖!」
水的智商把你襁褓在這裡
生活和動作不自覺地慢慢兩棲
連夢境都裹滿戀水的魚鳞
別怕,別武斷猜想
內陸不過是一叢撲朔迷離的狂草
謀生的話題如同新闢的小徑
羊腸般纏住你怕蛇的小腿肌……
舌頭似鰻魚溜過你的防線
我措詞謹慎且保持相當的水分
先剖出都市的腮和鰾囊
再演算你跟你孩子的航線和魚穫量
加幾道老人與海的故事
幾道身邊的鯤鵬歷史
直到你忍不住龜裂誓守的城池;
我句句埋伏字字狙擊,像莊子裡的庖丁
將你對內陸的畏懼一一煮熟並殺菌
遞給你的掌心遠航的大旗
「路在腳下開始一如海在槳下」
我沒有把這番話句號起來便離開
一群螃蟹作為季風的探子竄過……
0:「把我畫進去。」
時間是三月,風往鹽分裡睡去
剛收到你托沙鷗銜來的片語
片語很抱歉地站在案前像失約的孩子
拎著一尾沙丁魚樣的解釋
我收下,將牠永恆成美麗的魚拓
會的,我會把你深深地畫進海圖左下方。
九四‧一一

作者:陳大為


都市印象──台北感覺之二

西門,我來到了最熱鬧的寧靜街頭
每一幢起落的高樓大廈相互傳遞灰色的
丑臉,乩童醉客尋歡者仍有薄弱的鼾聲
以病態的露水天空慘白封鎖條條困倦已極的道路
西門,相對於古剎的清幽教堂的和平
滾轆轆雜 的喧嘩在此殺良久
每一扇祇可外透的窗被我瞥見佈滿血絲的眼羣
除了猛漲的神經線條突現青筋橫跨陷落的印堂
額頭過度鬆弛不堪承載彈性疲乏的重量
西門,始料未及我闖入荊棘佈陷的森林
連頭斜紋的斑馬也沒按規定予以尊重
或人們戰戰兢兢地遵循政府所設的交通號誌
鳳尾草零零落落像頭上的晨星稀疏幾點
低首含著敻遼的孤寂沈思綠地氈
一幢斑花絢爛臃腫的生命不過數年的大樹
五光十色陳列必須的生活品
千瘡百孔,慾望在此進進出出
煙火失眠的通宵潛抑的力必多晶體
幾次來回用功遂慢慢溶解
雌雄們某些個不安份的心眼饑渴若乞
西門,我看到酒保調酒的紅色絲絨櫃臺
折斷一隻處女天使的羽翼
我從陋巷誇大的黑暗中走去
起伏不定的衰竭如退潮的波浪向原地撒退
西門,自狹窄的隙縫裡窺探
滑溜的路面走在視線裡顛跛不堪搖搖欲墜
一陣一陣冬寒正向我單薄的身軀靠近
浮腫在電影看板上的美女砲火
構成性愛和血腥的戰爭背景
極地一般的冷澈,沁骨入脾心
西門,我彷彿看見昨日下雨的上午
一羣人簇擁鵠首仰望斗大的彩色字幕
無距離的磨擦中,他們學會以苦痛帶動微笑
養成逃避神經緊張的普遍行為
西門,我看到每一架機器走動底下
拖曳一尾未能全燃的火花
左脚右脚右脚左脚輪流焚燒著
終究,他們試圖要燒掉胼手胝足打拚出來的
文明。我無法不血脈賁張,西門,
當冰冷的感覺迅速侵襲全身
在鮮花舖綴的森林入口,不協調的香味猥褻
西門,裏足不前的我悻悻然地
祇好往最原始的方向回頭……

作者:孟樊
出處:一九八四、六《創世紀詩選誌》第64期


鋁罐以及人類的身世

〈上卷〉八○年代
如何,來一罐Coke:
奧運是人類的無價之寶,創造榮耀、
分享友誼是奧運精神,也是可口可樂。
《圖案六》(共有七種圖案可供收集)
體操項目始於1896年的雅典奧運,
第一個完美的十分
是由羅馬尼亞選手娜迪亞於1976年獲得。
由於近年來體操技術大為進步,變化無窮,
賞心悅目的體操遂成為廣受喜愛的奧運項目。
贊助奧運60年,可口可樂深以為傲。
碳酸水、砂糖、焦糖、磷酸、天然香料(含咖啡因)
「可口可樂」公司授權台灣可口可樂股份有限公司
在中華民國高雄廠製造355ml/製造日期標於罐底
如何,來一罐Coke:
空罐請投入清潔箱
維護寶島美麗。
這世間區區空罐
損失並無遺憾
這世間任何被吮盡掏空的容器
損失並無遺憾
理當如此。在一幢公寓的電梯間
垂直起落烤漆門左右張開如雙胯
將任何人倒進任何空間
冰的可口可樂竄入暖的食道
涼而辣,的碳酸水
All Ginsberg說:
臭美利堅合眾國,Go fuck yourself
with your atom bomb
據說可不是,這世界之輪
互相殘殺的不歸路中緊急煞車
布希繼承戈巴契夫
不,他繼承雷根大統領和
戈巴契夫互擁;攪動彼此的舌根
以及口腔
。可口可樂登陸列寧格勒
甜死鹹海,一貨櫃一貨櫃
砸碎貝加爾湖的鏡面
。白鴿上恐怖份子的肩帶
桂冠飄過底格里斯河枯竭的兩岸
至於1/8的新疆分裂主義者
:東土耳其斯坦救國委員會
正組團前往麥加
至於另外1/8的新疆獨立運動組織
:哈薩克突厥人慈善基金會
朝聖途中遇見
一整個師團的可口可樂。
倏然,發現
關於鋁罐的生態以及人的生產
境遇略同,緯度或低
或高,經度有左有右
關於標題
的疑惑,僅僅仰賴
味蕾推理
倏然發現我們生命橫遭封錮
晨間電視日報晚刊氣象追縱
元旦文告隔年下種統獨論爭
寒冰破熱節慶感應鋁罐防腐
各種各種主義
統一統一中國
各種各種槍炮
對準對準中國
各種各種掮客
販賣販賣中國
各種各種垃圾
掩埋掩埋中國
以及各種司儀
以及各種銅像
以及各種販賣機
以及各種可口可樂
如何,來一罐Cherry Coke:
1988年奧運指定飲料
碳酸水、砂糖、焦糖、天然香料(含咖啡因)
「可口可樂」公司授權
台灣可口可樂股份有限公司
在中華民國台北廠製造
35ml/製造日期標於罐底
PLEASE DON’T LITTER
DISPOSE OF PROPERTY
每天撕去一頁日曆,人生
為了被撕除而裝訂。
我們要Coke不要幹伊娘的械鬥
不畏寒冱卻恐懼燒灼
握得住鋁罐握不住
砲管;喔要Coke
不要肏他媽的械鬥
別讓都市變彈孔
不要將自己的鮮血
輸送給
失血蒼白的地圖;
戰爭何?
挖出一對圓睜睜的眼球
沉入琥珀色的可口可樂
他們企圖核爆一枚隱而不顯的
陰核;或者一具陽具化的墓碑!
不,我們該把核彈留給 所有的
白種人手淫
或者,再弄來一罐diet Coke:
「七十七年中國小姐選拔會」
「選美大會指定飲料」
碳酸水、天然香料(可樂含咖啡因)、焦糖、
人工甘味料(環己基代磺醯胺酸鹽及糖精)、
酸味劑(檸檬酸及磷酸)、苯甲酸鈉
「可口可樂」公司授權台灣可口可樂股份有限公司
在中華民國台北廠製造
355ml/製造日期標於罐底
……diet Coke
泣歷史每天都在節食
泣地球每天都在挨餓
迷彩服被擊垮
越南被狗啃
有色人種的詩篇被焚燒
K國第九十九共和在亞洲掀開粉紅色襯裙
哦藝術和政治,簡單而神秘的配方
連續性和間斷性的統一
哦藝術和政治
符旨脫離符徵
正文未被書寫。
沒有低級品沒有
中級品,只有
高級品和製級品
消費社會只有兩種
弔詭的標示。
黑皮膚上印不出黑字
喬芳妮的詩進不了教科書
她說她不屑白人為她立傳
她依舊徘徊在埃及
的幻想和童年在貧民窟提水的
卑微情操之間,
她誕生在發明Coke的
的土地上;種植Coke的
的沃壤上;她以及她們
或者我們的。
我們的詩進不了教科書。
教科書,捲成筒狀
冊頁的韌度比陽具持久
四書讀本廿五孝幹伊娘的王陽明和他媽的朱熹先生
或者被指揮刀雞姦的觀音
唸誦真言,喃喃的配方
整座城市充滿符咒:
臨‧兵‧門‧者‧皆
陣‧列‧在‧前
或者對著一切事物,舌尖
捲成筒狀,對著
一切事物啐吐唾液
泡沫,湧現
流宕的唾液
湧現,泡沫
diet Coke,神異的泡沫,暈眩人的
泡沫,地球
正龜裂
經緯斷線
,當代與古代
用蓋屍布
包紮住這座不屬於
誰的都市
……哦,用
蓋屍布包紮住
這座不屬於誰的城市
MTV與KTV
議會與流氓議長
HOTEL與MOTEL
浦島太郎骨骸上的海草瞎眼海龜
荒島眼鏡行與SUPER MARIOLAND
卡拉OK與鋼琴酒吧
總統的腦漿與「得意的一天」燕麥粥
《阿根庭螞蟻》與《本城的女人》
中將湯與康寶濃湯
白色恐怖與黑色斯迪麥
新竹貢丸與朝鮮狗肉
Nintendo與中華文化復興總會
。權力與
咒術;做愛與
飲食
春日的樹幹
涮涮吸取根部竊取的
行星的精液
綠,綠
起來
卵子懸
浮真空的
敻空、必須
,用枝條去
抓。然後受精
懷孕,凝結出
掛滿枝條的
七彩鋁罐
採收它們
用唾液和褲管
擦亮它們
剝開,剝剝呻吟
的淚滴缺口。
噴湧,啊噴湧
琥珀色愛液的
噴泉;
Woo Woo Woo
北京上海大台北
可口,可樂聖種
轉世,分身遍在
。剝開,剝剝呻吟
的淚滴,噴湧出
起伏竄昇的平野
踟躕不進的剃刀
眥裂翅折的蝴蝶
,哦,Coke
舔舐銳利的淚滴邊緣
一顆顆味蕾脫離舌頭跌落
虛實不明的鋁罐,廢棄終究的
,我,Coke
血的鹹腥滲入液態
的琥珀,萬有引力淪喪
地球停頓;人間
離棄吾等而去。
潰,散,哦,Coke
frizzing my hair
人類,成長為翼手龍
的野望
遁隱鋁罐
靜靜
等待。
〈下卷〉九○年代
●喝完看罐裏,見色得獎!
若罐內有雷射刻字,
即中克萊斯勒NEON∮SE汽車,
或「可口可樂」罐形CD音響。
紅色:CD隨身聽,
綠色:狂想專輯CD,
黃色:「可口可樂」罐形收音機。
●集瓶蓋,剪包裝,還可抽大獎
獎品有NEON∮SE汽車,
「可口可樂」罐形CD音響及CD隨身聽,
詳細辦法及規則請看立法院公報。
●一九九五年七月三日,星期一。
【台北訊】軍方消息指出,中共代號「東海五號」
的三軍聯合登陸作戰演習,已於六月底展開,最近
演習部隊並南下推進至浙江沿海操演,此舉業已引
起我軍方的密切注意,正透過情報系統密切注意相
關演習的詳細動態。
據表示,「東海五號」演習的地點,以南京軍區
為主,共計出動三十一集團步兵九十一、九十二師
與九十三師的兵力。
軍方有關官員說,中共的演習都在國防部密切掌
握中,雖然「東海」系列的演習是中共例行性的演
習,但是兩岸關係目前正值低盪時刻,中共將演習
部隊調到浙江沿海舉行操演,目的耐人尋味。
軍方人士分析,中共的「東海」系列演習是大演
習,不會於短時間內結束,而是分階段針對不同課
目與目的舉行操演,依過去的情報研判,目前「東
海五號」還在初期階段,僅有海、空軍參與,但日
後可能配合地面部隊,舉行三軍聯訓、兩棲登陸與
反登陸作戰。
國策中心研究員蘇進強指出,中共實施這次演習
,除與李總統和連院長相繼出訪有關外,國軍自年
初以來,實施包括平實六號、前鋒與崑崙等演習,
也與中共在此刻進行演習不無關聯。
但他強調,以國軍的備戰與情報系統的完整,民
眾不需太過慮,應以平常心看待,因為有軍隊就有
演習,過度恐慌,只會中了中共的伎倆。
中共軍方在去年九、十月間,密集舉行了「東海
四號」、「神聖九四」、「空建九四」、「九四一
○」等演習,其中「東海四號」的演習地點擇定在
離台灣甚近的東山島,曾引起國人高度關注,現在
又舉行「東海五號」演習,對這些次數不算少的演
習,國軍情報單位強調,俱會透過管道掌握。
一九九五年七月三日,星期一。
誰也不相信閏八月的台北將會
堆滿屍體的寓言。
握住健怡可口可樂,我不在乎
狗屎的股市崩盤,
我只在乎自己的體重。
【一九九五年七月五日布魯塞爾特派員電】
歐洲聯盟執行委員會五日發布新中國政策
聲明指出,旨在藉全方位的策略結構
涵蓋歐洲與中國的所有課題。
我輕蔑地笑著,
我只在乎我自己的體重。
中國的對外關係走到十字路口,
而台灣的十字路口是它終極的命運;
聯合國從來也沒有走到十字路口,
他們四十幾年來從來走不出紐約市的
迷宮。
而歐盟呢?而梅杰首相呢?而村山首相呢?
還有美日的貿易談判呢?
國防部長蔣仲苓七月五日在國民黨的中常會微笑指出:
中共日前確曾舉行軍事演習,
不過只是例行性演習,
各界毋需緊張。
他認為,中共目前
沒有任何犯台的理由和徵兆。
【聯合報記者王美惠/台北報導】
據中共軍方透露,
演習根本還沒開始。
管他演習開始了沒有
七月六日的子夜我憤怒地摜下選台器
博新東映台到哪裏去了?
31頻道上出現的竟然是國興台!
這麼多年來我第一次對國民黨的黨營事業
產生超過一個小時的興趣:
究竟是誰調包了博新的東映台?
我只好回到電腦螢幕前
插入《養女兒遊戲》的碟片
該養一個什麼樣的女兒呢?
反正進入現實,只會是一個被男人們傷害
理由是因為男人們已經被他們自己傷害的被害人
G報記者七月六日報導:
郝柏村引用王陽明學說──
「務名之心多一分,務實之心就少一分。」
來說明「我們」面對兩岸關係的態度。
顯然郝某人他和朱熹的感情不好
但是誰又在乎他和朱熹的感情
好是或不好
過期的彩票連衛生紙的價值都不如
我建議減肥人口都喝健怡可口可樂
萬一你非得喝上兩口可樂不可。
至於,這個世界以及未來的人類
他們的命運自然會由螢光幕來決定
相信我,真的,改喝健怡
全鋁罐:
每一○○毫升的卡洛里值低於一。

一九九五‧定稿
出自林燿德(1996):《不要驚動不要喚醒我所親愛》。台北:文鶴出版有限公司。第41-65頁。


三十三間堂

話說
第一間
堆滿了語言的白雲
第二間
蠹魚懶散地在啃發霉的史記
第三間
隱隱約約,撞見杜工部的嘆息聲
第四間
老祖父在打噴嚏
第五間
第六間
第七間
它們面面相覷橫七豎八的
依偎在一起,你猜
怎麼著,實則它們什麼也沒做
第八間
有花香緩緩走過
第九間
一蓬頭垢面的浪人在發無名的脾氣
第十間
米芾、黃庭堅、張瑞圖,相互悠悠地筆舞
第十一間
我的童年荒蕪了
我的書齋不見了
我的田園失蹤了
第十二間
第十三間
第十四間
第十五間
第十六間
你問它,幹啥
它們統統統統「莫宰羊」
第十七間
眾海濤一湧而上
第十八間
撫孤零零的巨松而盤桓
第十九間
陶老頭,一個人不言不語,喝悶酒
第二十間
一排彈珠箭簇一般地飛過來飛過來
第二十一間、第二十二間、第二十三間、
第二十四間、第二十五間、第二十六間、
第二十七間、第二十八間、第二十九間、
第三十間、第三十一間
第三十二間
(黃河、長江、青海、八達嶺、塔克拉馬
干、大雁塔、岳陽樓、滄浪亭、杜甫草
堂、樂山大佛……它們全然東倒西歪地
黏在一塊,說長道短,但是都不敢問
今年是何年,今夕是何夕?)
民國,二十年代,五十年代,八十年代
還有一些糾纏不清的聊齋
它們,俱黯然神傷
永遠,不會再回頭了
話說
第三十三間
直挺挺地站在那裡,一動也不動
像一尊怒目蹙眉的巨獅
對著煙塵滾滾川流不息的
現代
突然放聲大哭
附記:拙詩《三十三間堂》,係作者某一時刻所感受到的十分獨立奇特的風景,它與座落在日本京都國立博物館斜對面的「三十三間堂」,毫無關涉也。

作者:張默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