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覽與活動

更多
上一頁
下一頁

線上資源

更多

精選詩文

更多
復古

這一堂課由徐志摩先生講演
這一年課室內的各位我們都戴上復古小圓眼鏡梳了短西
裝頭髮油貼著腦門打了啾啾小領結這一年我們開始大談浪漫
談女人的小腳與背德這一年飛機失事死了一位詩人的消息登
在影視體育一個女星上吊一位縣長全家被殺一位女權運動者
在的士慘死復古呵那些年的某幾個午后我常在學校後花園練
起一些空飄傳單上頭寫著徐志摩死了徐志摩死了意映卿卿如
晤我不帶走一片雲彩開始思索墜機與詩人某些構圖上底細微
齟齬那些年我常在父母連袂出門後一人瑟縮在陰冷的房間角
落啜泣啊墜機像一隻白鳥悠然跌落多淒美呵噢這就是詩人的
必修實則我父母分別一人搭乘公共汽車六十路一人只是去巷
口雜貨買豆腐乳
他常常跑到我們的合唱團前面,獨自一人動情地歌唱。
這使我們面面相覷,噤聲不語。我們是那麼習慣於複音、理
性、吝嗇地試探聲音和諧之可能,以及口袋裡各自藏著於下
午要抽考的單字和公式。但他常常那麼粗聲大氣說話。我總
以為那僅是因為時差一些,我們如今用來豎中指討價還價說
謊,高潮底單音節電話打屁的語言欸,他是那麼虔敬底探索,
他是那麼文藝腔一些,柳絮兒白雲夜蝶嬰孩的臉,因為時差
我總是遲遲走進。
某些雨滴斷句像萌蘚底生長朝某些毫打窗櫺底聲響某些
對民國底街車閃過巷弄的臆想這樣意淫著任性著在字句衣衫
胭脂呵女子的絲襪上海背京任意架高底臆想不光是唯美乃是
還沒溢出課本外底一種詩人猶未被鎖在自費詩集或報屁股小
欄塊時期底無限延展底臆想唄
我在兒童樂園的旋轉門入口聽見有人罵我操你媽的個咧
我猜這便是白話文唄我的新娘穿白紗騎在迴旋木馬我的丈母
娘坐在咖咱杯裡吃熱狗我的情婦們坐在海盜船直立九十度旋
轉飛輪裡像果汁機榨肉餅那樣尖叫我感覺到在我和他的世界
之間有一種覆滅的因為是逆向奔跑故談不上追趕或棄離底有
些了了始終寫不好情書而興起底差慚

作者:駱以軍
文章出處:現代詩復刊29期


海圖

0:「從魚開始嗎?」
時間是十月,風從鹽分中醒來
南洋軟化到任人抒情的境界
我來到海龜的原鄉畫一幅海圖
一半鄉愁一半藝術,
想畫一幅會唱歌的海圖
先縮小海的內容 岸的結構?
再放大鷗的蹤跡 人的起居?
五乘八尺的畫紙攤成好大好大的一幅
左思右想,還是從魚開始吧……
1:「沒有魚便沒有海洋,」
你的畫在甲板風開來
我膚淺的誤讀宛如紙鷂斷線而去
空洞的水分戴上盞盞印象的漁火
經營著浪漫的欺詐
我曾經跟上當的水族一同上當,
你說沒有誰會白白地去戀愛海洋
大伙兒只關心網的重量
魚的斤兩等於一家四口的溫飽
魚存在了海洋也存在了岸
我是那斷線的紙鷂風聞著你的說法;
浪因為諧音而有了狼的個性
狼牙偽裝成詩篇裡常開的浪花
船的筋骨不時發出木質的呻吟
間接咬碎我心房危危的四壁
所有學問地位在此歸零
躲進船艙,我無助如俎上的魚
你常經歷的凶險敲開了地獄大門
語言和想像具體成蛟龍在翻騰
我的驚怖在波動的油彩中沉溺
文學膚淺的筆觸隨那月光粉碎……
月光碎在浪裡像忍者的暗器
不斷襲擊我過敏的神經
這時候 風降至三級 浪高半米
但我急著上岸 脫離你的回憶上岸
就等魚肚翻白那東方;
2:「岸的面積占四分之三,」
你母親這麼建議我的海圖
討海的丈夫如同離殼覓食的螺
無論多魁梧都是脆弱的,她說
悲慟的海葬怎也葬不掉悲慟本身
而你卻把世襲的宿命逐字重謄……
你妻子在屋前補著網 補著風和陽光
風從東北吹來,掀起幾絲鯧白的歲月
她的土語夾雜水草和蚌的氣息
她說我的視覺得長出猴子的四肢
爬到可以眺望的椰樹頂端
才能看見你們在魚市幫手的孩子
他的名字是一種慓悍的水族
船艙已預約好他的位置?
拂過我的異議,風往西南吹去
吹過岸的全部面積;
中午,父子從魚市廉價地回來
五官有點扁 自尊一角崩裂
靈魂的苦澀隨即蒸發成戶外的雲
彷彿螺肉回到螺殼一樣歡欣
高腳屋把你全家高高地團聚
我發現這裡才是你自足的食邑
可以發號施令如小小諸侯
你擁有自己的萬物 自己的面目;
有著鯨魚體積的村長來找你
你尷尬地中斷了敘舊出門去
我只好獨坐那向晚的陽台
用工筆畫下屋頂的亞答 屋底的雞鴨
視覺漸漸被夜色逐呎逐呎逼回眼前
聽覺膨脹成一張巨大的流刺網
向剛甦醒的聲源席捲過去
地籟融解了天籟
我把情結像鳥巢雜亂地搬了進來
把雷的平仄 把溫差的種種暗示;
倦意鬆懈了鼓膜也開放了鼻腔
魚腥從四面八方游入腦海
「我們將被畫進歷史嗎?」
「你有杜撰人魚和王子的故事嗎?」
還說它們能引申出一堆微言一堆大意
更能推算村子的規模和底細……
3:「別把內陸畫進海圖!」
水的智商把你襁褓在這裡
生活和動作不自覺地慢慢兩棲
連夢境都裹滿戀水的魚鳞
別怕,別武斷猜想
內陸不過是一叢撲朔迷離的狂草
謀生的話題如同新闢的小徑
羊腸般纏住你怕蛇的小腿肌……
舌頭似鰻魚溜過你的防線
我措詞謹慎且保持相當的水分
先剖出都市的腮和鰾囊
再演算你跟你孩子的航線和魚穫量
加幾道老人與海的故事
幾道身邊的鯤鵬歷史
直到你忍不住龜裂誓守的城池;
我句句埋伏字字狙擊,像莊子裡的庖丁
將你對內陸的畏懼一一煮熟並殺菌
遞給你的掌心遠航的大旗
「路在腳下開始一如海在槳下」
我沒有把這番話句號起來便離開
一群螃蟹作為季風的探子竄過……
0:「把我畫進去。」
時間是三月,風往鹽分裡睡去
剛收到你托沙鷗銜來的片語
片語很抱歉地站在案前像失約的孩子
拎著一尾沙丁魚樣的解釋
我收下,將牠永恆成美麗的魚拓
會的,我會把你深深地畫進海圖左下方。
九四‧一一

作者:陳大為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