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覽與活動

更多
上一頁
下一頁

線上資源

更多

精選詩文

更多
賦格(Fugue)1960

其一
北風,我還能忍受這一年嗎
冷街上、牆上,煩憂搖窗而至
帶來邊城的故事; 呵氣無常的大地
草木的耐性,山巖的沉默,投下了
胡馬的長嘶,烽火擾亂了
凌駕知識的事物,雪的潔白
教堂與皇宮的宏麗,神祇的醜事
穿梭於時代之間,歌曰:
月將升
日將沒
快,快,不要在陽光下散步,你忘記了
龍漦的神諭嗎?只怕再從西軒的
梧桐落下這些高聳的建築之中,昨日
我在河畔,在激激水聲
冥冥蒲葦之旁似乎還遇見
群鴉喙啣一個漂浮的生命:
往那兒去了?
北風帶著狗吠彎過陋巷
詩人都已死去,狐仙再現
獨眼的人還在嗎?
北風狂號著,冷街上,塵埃中我依稀
認出這是馳向故國的公車
几筵和溫酒以高傲的姿態
邀我仰觀群星:花的雜感
與神話的企圖–
我們且看風景去
其二
我的手腳交叉撞擊著,在馬車的
狂奔中,樹枝支撐著一個冬天的肉體
在狂奔中,大火燒炙著過去的澄明的日子
蔭道融和著過去的澄明的日子
一排茅房和飛鳥的交情圍擁
我引向高天的孤獨,我追逐邊疆的
夜禱和氈牆內的狂歡節日,一個海灘
一隻小貓,黃梅雨和羊齒叢的野煙
那是在落霜的季節,自從我有力的雙手
撫摸過一張神聖的臉之後
他站起來
模仿古代的先知:
以十二支推之
應驗矣
應驗矣
我來等你,帶你再見唐虞夏商周
大地滿載著浮沉的回憶
我們是世界最大的典籍
我們是亙廣原野的子孫
我們是高峻山嶽的巨靈
大地滿載著浮沉的回憶
熒惑星出現,盤桓於我們花園的天頂上
有人披髮行歌:
予欲望魯兮
龜山蔽之
手無斧柯
奈龜山何
薰和的南風
解慍的南風
阜民財的南風
孟冬時分
耳語的時分
病的時分
大火燒炙著過去的澄明的日子
蔭道融和著過去的澄明的日子
我們對盆景而飲,折葦成笛
吹一節逃亡之歌
其三
君不見有人為後代子孫
追尋人類的原身嗎?
君不見有人從突降的瀑布
追尋山石之賦嗎?
君不見有人在銀槍搖響中
追尋郊禘之禮嗎?
對著江楓堤柳與詩魄的風和酒
遠遠有峭壁的語言,海洋的幽闊
和天空的高深。於是我們憶起:
一個泉源變作池沼
或滲入植物
或滲入人類
不在乎真實
不在乎玄默
我們只管走下石階吧,季候風
不在這秒鐘;天災早已過去
我們來推斷一個事故:仙桃與慾望
誰弄壞了天庭的道德,無聊
或談談白鼠傳奇性的魔力……
究竟在土斷川分的
絕崖上,在睥睨樑欐的石城上
我們就可了解世界嗎?
我們遊過
千花萬樹,遠水近灣
我們就可了解世界嗎?
我們一再經歷
四聲對仗之巧、平仄音韻之妙
我們就可了解世界嗎?
走上爭先恐後的公車,停在街頭
左顧右盼,等一隻蝴蝶
等一個無上的先知,等一個英豪
騎馬走過–
多少臉孔
多少名字
為群樹與建築所嘲弄
良朋幽邈
搔首延佇
夜 灑下一陣爽神的雨


作者:葉維廉


豬籠草


在葉尖上舞蹈時
我像露珠一樣年青晶瑩
朝向未來跳躍
呼吸了一口太空的真氣
我的每一片葉子
太劇烈的扭曲了身體
舞化成最美麗的酒杯
隱藏著世界上最危險的陷阱


熱帶叢林潮濕苦悶
暴風雨天天來洗劫
躲藏在貧瘠的山坡上
我的根在沙土中找不到礦物質
我的葉子捕捉不到破碎的陽光
流浪到沼澤池塘邊緣
只有鱷魚,沒有泥土
因此我向彩虹學習
永遠把陷阱懸掛在天空


當葡萄牙與荷蘭軍隊為爭奪馬來半島
而開炮轟炸熱帶雨林
我從噩夢中驚醒
推翻嫩葉為禽獸的食物之真理
丟進湍急的河流裡
人類用雙手搶奪金錢與土地
我的葉子開始演變成永遠的劊子手
誘殺生動活潑的昆蟲小動物
為自己的生命製造營養


因為誘惑
是一朵美麗的花
我遂把彩虹塗在嘴唇上
將芳香甜蜜的糖汁含在口裡
更將笑塑成一朵花
昆蟲在森林的陰影下
常常錯誤的
把陷阱看成五彩繽紛的野花
紛紛向我飛來


坐在沙地上的
是酋長大肚子酒杯
掛在樹枝上的
是一盞一盞未點燃的神燈
懸掛天空,朝向遠方山嶺的
是獵人的號角
樹根上血跡斑斑的
是英國殖民者丟棄的萊佛士酒杯


一隻蒼蠅的掙扎
把美酒刺激成一池毒液
青蛙、蝎子、老鼠的驚慌亂竄
把酒杯撞擊成一個深淵
只有螞蟻見證
溺死在酒杯的傳說


只有勤勞戒酒的螞蟻
快活的生活在我的陷阱裡
牠吐出氮氣
又替我收拾乾淨
我消化不了的殘骸


英國殖民者的大囉哩車
運走錫礦與橡膠以後
掀起滿天的塵埃
我的根在泥土下找不到礦物質
我的葉子捕捉不到陽光
貧困使我的葉子典當給杯子或豬籠
飢餓強迫我的酒杯變成陷阱
死亡驅使我捕殺昆蟲與小動物
不知不覺
我成為熱帶植物中
唯一的肉食罪犯
後記:豬籠草又稱酒杯草(pitcher plant)
,它像我那樣,原是生長在馬來西亞貧瘠的土
地上,熱帶的暴雨常年沖洗的沙地,礦物肥料
流失,因此這種植物變成捕殺小動物來製造營
養。惡劣的環境往往又是英國殖民者與華人資
本家開礦後所留下的沙石地造成,我的第一個
家就建在這樣的土地上,只有豬籠草這樣的植
物才能生長,只有像我這樣苦命卻堅強的人,
才能成長在熱帶貧瘠的土地上。

一九九六年十一月十三日荷愛華

作者:王潤華

文章出處:創世紀-111期-四川詩專號-1997.夏季號


鎏金菩薩

那是如何一刻的燦爛華麗──
從無憶念開始,
滅諸相、離諸緣、捨諸見
直到無生住滅
無取捨而常自靜;
那是如何慈悲喜捨的投火飛蛾──
在燃燒中蒸發,黃金與水銀結合
如何水乳交融的生生世世啊!
所有來世今生情緣
就這般付諸於青銅軀體永遠
鎏金的菩薩
鎏金的歲月;
這是大明永樂彌勒坐像
頭戴五葉高冠,身飾珍寶瓔珞
手結轉輪法印
雙足結跏趺蓮座
兩朵並蒂蓮花分別緣肩而上
左肩花瓣湧托著一只甘露寶瓶
這名最勝的古度婆羅門
當年世尊如此承諾──
將來必承佛位
於龍華會上度一切有情!
可是十大弟子懇辭至精舍問疾後
兜率天菩薩亦不堪任詣彼處
因為在受記一生裡
實在難分過去、未來、或現在
鎏金彌勒法相莊嚴
微笑中有一種悲憫寬容。
微笑繼續感染其他菩薩
半跏文殊剛自五台駕返
左足踏地,右足踡盤獅背
這位妙德吉祥一定在想
與獨臥一床的維摩詰機鋒對答──
從癡有愛,則我病生
有情色身,亦不過地水火風幻合,
有疾菩薩如何隨眾生脫疾苦海
無從攀緣而慧行方便
則要看十步以外
右手持劍,左手結三寶印
結跏趺座於蓮花的文殊師利!
蓮莖自腕穿臂至肩蜿蜒直上
與尸際並齊是另一朵綻放金蓮
好一座華美莊嚴鎏金菩薩
半裸中有衣帶自雙肩飄逸垂下,
大明永樂年間
腰線非常細軟

作者:張錯


回頂端